1. 首页
  2. 业界热点

2019年我国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的特征、成绩及趋势

随着我国文化产业链的完善,网络文学的版权运营有了更丰富的可能性,除占比最大的影视、游戏改编外,漫画、动画、广播剧等改编形式也产生了不少优秀的作品。网络文学作为文化产业链重要的创意源头,不仅源源不断地为各个类别的文化产业提供着有开发价值的IP,更是在其20年的发展过程中,为文化产业全行业积累了具有良好消费习惯和网络传播能力的文化娱乐消费核心用户。相对完善且运转良好的网络文学创作-阅读-全版权运营-深度消费链条的建立,既是网络文学IP改编中的经济事实,也为提升网络文学及其IP改编作品的艺术水准,提供了良性环境。

2019年,电视剧《大江大河》(根据阿耐所著小说《大江东去》改编)、网络剧《庆余年》(根据猫腻同名小说改编)、《陈情令》(根据墨香铜臭所著小说《无羁》改编)、电影《少年的你》(根据玖月晞所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改编)等现象级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作品的出现,意味着网络文学IP的影视改编已经有能力产出价值观积极正向、制作精良、水准出众的高质量大众文化产品。而如《陈情令》这样远销国外、在整个亚洲地区取得广泛影响力的作品,更是成为以网络文学、网络剧等文艺形态讲好中国故事、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生动个案和有益尝试。

影视改编日趋成熟

2019年,我国网络文学的IP影视改编,出现了几部口碑、收视均表现良好的优质作品。

女频(主要由女性创作和阅读的网络文学作品)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是网络剧《陈情令》。《陈情令》的原著小说《无羁》高居晋江文学城销量榜首,是2017年最具现象级意义的网络文学作品之一,改编为网络剧后仅上线两天网络播放量就已过亿,微博话题阅读量高达7亿,一时成为热门话题。更为难得的是,《无羁》在整个亚洲地区都颇具人气,甚至征服了处于文化输出相对优势地位的日本、韩国观众,一度登顶韩国Twitter热搜榜。《陈情令》以仙侠剧等“90后”、“00后”喜爱的形式同时又包裹着中华传统文化符号,讲述了关于仁与爱、公平与正义的正能量故事。作品中的两位主要角色:蓝忘机是典型的儒家君子,魏无羡则带有魏晋风流与潇洒侠气,不仅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风骨、气节被融于人物之中,作品还匹配了“二次元”的审美范式,因此在新的时代气象中激活了传统文化的正能量。

男频(主要由男性创作和阅读的网络文学作品)方面,2019年末播出的网络剧《庆余年》则取得了压倒性的成绩。猫腻的小说《庆余年》以多线叙事设置了大开大合的故事架构,勾勒出既宏大又丰富的架空世界,范闲、陈萍萍等一众人物形象,生动丰满、各具风骨,对于“人应该怎样活着”这一问题的思考贯穿始终。网络剧《庆余年》的成功,除一批优秀演员的精心演绎外,更离不开编剧王倦出色的剧本改编。剧版《庆余年》采用了王倦擅长的正剧加多重反转、加喜剧元素的创作风格,以快节奏和高信息密度的情节穿插以及生意盎然的喜剧段落,高度匹配当代观众的观剧趣味和节奏。正是王倦和猫腻在精神理念上的相通性,充分保障了网络剧《庆余年》以最吻合影视媒介特质的方式呈现了原作的精神内核。

事实上,相比于体量小、更符合影视剧本要求的女频网络文学IP,世界观宏大的男频超长篇网络小说IP一直面临着影视改编上的现实困境。近两年男频网络小说IP改编的影视作品,如《剑王朝》《斗破苍穹》《将夜》《择天记》等,均没能取得预期的反响,往往不同程度地存在情节拖沓、人物平庸、制作粗糙等问题。《庆余年》的剧本创作或有一定启示,剧本在相当程度上稀释了网络文学领域一般男频IP的“爽文”色彩,同时又保留了原作最具情怀的精神内核,并充分考量到性别审美的平衡,避免了男频IP的局限性。

除这两部作品外,2019年,关心则乱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马伯庸同名小说改编的网络剧《长安十二时辰》、雪满梁园同名小说改编的网络剧《鹤唳华亭》、墨宝非宝小说《蜜汁炖鱿鱼》改编的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也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尽管在网络文学IP的影视改编中,仍存在粗制滥造的现象,但2019年一系列优秀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作品的集中出现,还是反映出整个行业向好发展的良好态势。

现实题材转向初具规模

2019年也是现实题材网络文学集中发力的一年。在有关部门的大力引导和扶持下,出现了一批优秀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在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方面,电影《少年的你》、电视剧《大江大河》和《都挺好》都从不同侧面呈现了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积极关注现实问题,凭借现实主义的品格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认可。

电影《少年的你》聚焦校园霸凌这一敏感主题,从家庭、学校、社会等诸层面呈现校园霸凌问题的复杂性与危害,超越了既往国产青春题材电影常见的空洞造作的青春伤痛主题,将主人公的生活与外部世界紧密联系起来。2019年,阿耐的长篇小说《大江东去》相继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作品暨2019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这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大江大河》则于2018年底起开始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播出。

《大江大河》的故事发生于1978到1988年间,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宋运辉、雷东宝、杨巡等改革的先行者,在时代变革的浪潮中不断探索、突围。那份“不想辜负这个时代”的壮志豪情,那种对于亲手创造自己未来的强烈向往,生动地呈现了改革开放初期生机勃勃的大时代底色。对于宋运辉这个角色,观众给出的最多的评价就是“真实”。该剧在场景、道具等方面也颇具匠心,力求通过细节还原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风貌、质感,展现出了时代剧应有的考究与细致。

尽管现实题材网络文学改编影视作品在2019年有着令人瞩目的成就,但从总体来看,玄幻、仙侠、武侠、言情等幻想类题材作品及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仍占多数。幻想类题材作品与现实题材作品的比例失调,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时代症候,面向现实情境的长期失语、呈现复杂社会生活的能力缺失,是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一切当代文艺创作所必须警惕的严肃问题。特别是对于日新月异的当下中国社会而言,继续扶持网络文学深化发展,鼓励其影视改编的现实题材转向,具有更加重要的现实意义。

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媒介杠杆效应,一步步将我国广阔的县级市和农村地区的乡镇居民、农民,拉升到主流文化视域内的各个平台、舞台之后,我们将必须直面这一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未曾处理过的文化经验。在这一意义上,我国网络文学行业,也必须在三四线城市“包围”一二线城市,通俗类型文学“包围”传统纯文学的基础之上,进一步调整自身的题材结构,突破城乡二元格局,深入到我国文化经验的腹地,探索“新时代”的文化纵深。

网台融合、互补态势进一步深化

网络剧和电视剧之间的互补,不仅仅表现在播放渠道的多样化,还体现在作品风格的多元化。相较于必须始终面向大众的电视剧,网络剧可以小成本、短周期,制作相对小众、面向某一特定观众群体的作品,并以较低的试错成本去尝试一些新的题材和呈现方式。由于“90后”、“00后”青少年是网络剧最重要的目标受众,所以网络剧通常呈现出年轻化的特点,作品风格轻松幽默,剧情紧凑、节奏快、人物形象朝气蓬勃、想象力天马行空,发展出了一套不同于传统电视剧的风格鲜明的视听语言,成功地实现了对相对新近的“二次元网络文学”的影视化IP改编。

2019年网络文学IP改编的网络剧《从前有座灵剑山》《少年江湖物语》,以及前文提及的《陈情令》等,都鲜明体现出这样的特点,凸显了我国影视行业网台深度融合、互补的发展态势。

在人物关系上,这些网络剧抛弃了既往偶像剧以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爱情关系为绝对主线的单一模板,为更丰富的人物关系的呈现探索了新的路径。《陈情令》以魏无羡、蓝忘机的深厚友谊为核心人物关系,《从前有座灵剑山》则侧重突出王舞、王陆间的师徒之情,《少年江湖物语》将季川、赵青峰的兄弟亲情表现得温馨且诙谐。

在情节设置与台词风格上,网络文学IP改编的网络剧常常注重将吐槽、“玩梗”融入情节和对话之中,增加作品的趣味性,而观众若能准确识别出作品中的“梗典”出处,便能在收获快乐的同时,产生更为广泛的共鸣。《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同名原著小说,便出自素有“网络文学第一吐槽大师”之称的作者国王陛下之手。网络剧版《从前有座灵剑山》虽大幅调整了情节线索,仍出色地保留了原著小说风趣幽默的吐槽风格,纯粹温暖的少年情怀与卖萌耍宝的欢乐吐槽相得益彰,有效弥补了略显粗糙的情节短板,提供了颇具“网感”的良好观看体验。

纵观2019年网络文学IP的影视改编情况,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作品本身的艺术水准而非单纯的粉丝基数,正日益成为其商业价值最重要的衡量标准,这也有效促进了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整体水准的提高,催生出了像《庆余年》等剧本出色、制作精良、演绎精彩、价值正向的优秀作品。与此同时,网络剧制作模式的成熟,又加强了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中的“网络性”这一维度,凸显了在全球流行文艺交互影响下,我国网络文学所具有的鲜活而独特的生命力。

由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则更多吸收了网络文学现实题材转向的优秀成果,网台融合、互补的行业发展态势还在进一步演进、深化。以2019年我国网络文学IP的影视改编为切口,上述因素迭加的行业意义已不言而喻,对于我们展望新一代、乃至下一代的文艺形态和文化产业样貌,营造清朗网络空间,都将具有继往开来的启迪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