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业界热点

给心爱的网文作家打call,粉丝们都做了啥

在过去十年间,网络文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后、95后作家成为行业中坚力量,新时代风格融入作品中;移动互联网带来的阅读碎片化,催生更多网文表达形态;原先的网络小说,现在蔓延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动漫、影视到游戏......

其中,网络小说的读者们也逐渐向“粉丝”转型。打榜、超话、弹幕......在饭圈中常见的招数,如今在网文作家的粉丝中也愈发常见。随着IP的不断孵化,网络文学也逐渐进入“IP粉丝文化时代”。

1月18日,由阅文集团携手东方卫视主办的“2019阅文原创文学风云盛典”在东方卫视播出。活动现场发布2019年度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并推出2019 TOP影游改编价值书单。

“超级风云成就作家”:作家“爱潜水的乌贼”

“超级风云成就作家”称号由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获得,其作品《诡秘之主》在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上打破了多项阅读记录,在去年10个月的时间累积7次登顶原创风云榜。仅起点中文网上就有超过200万条评论,是迄今为止评论数最多的男频作品。

肖战在过去一年中凭借《陈情令》里的魏无羡和《诛仙I》里的张小凡两个角色,完成从歌手到演员的跨越,获得“超级风云男演员”,“超级风云女演员”则由赵丽颖获得。

“超级风云男演员”:肖战

“超级风云女演员”:赵丽颖

粉丝也能影响小说未来走向

粉丝的热情不仅体现在明星身上,网络作家们也拥有大量的忠实支持者。昵称是“龙卷风”的读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每年都会给喜欢的作家打榜,已经坚持了5年,最多一次曾给作者“打赏”几万元的月票。他从事水电行业,每天工作忙碌,仅有的闲暇就是在下班之余阅读网文,这样的习惯已经坚持十年多。打赏作者,也是希望能用自己的努力激励他们继续更新,回报他们带给自己的快乐。

“看到特别悲情,或是特别爽的时候就会投票。”另一位读者“小墨年糕”表示,在阅读网文超过十年的时间里,她加入了多个书友群,见证许多作家和读者之间的温馨时刻。“有的读者说自己心情不好,作者就会给他用外卖送去鲜花;还有读者会在群里吐露自己的心事,其他人包括作者在内,就会一起安慰他,类似的事发生过许多次。”

“以前一直觉得作者是‘老大’,感觉和他们有巨大的鸿沟。一开始就是默默看文、潜水,也没想加什么群。后来互动慢慢多了起来,感觉就和作者拉进了距离。”“小墨年糕”说。在她眼中,如今很多作者和读者的关系就像朋友一样,不是分得特别清楚“我是作者,你读者”,大家都是好哥们、好姐们。

在“小墨年糕”的回忆里,有些和作者关系特别好的粉丝,甚至可以影响小说未来的走向。尤其是达到“白银盟主”级别的粉丝,有时甚至能作为一个角色出现在书中的情节里。“有时,他们出现了三章就‘挂’了,有的能一直活下去,影响长远的剧情走向。”

“超级风云影视改编作品”:作家“猫腻”及《庆余年》主创团队

在网文世界里,有一个属于粉丝的传说:《庆余年》中的角色“王启年”,最早来源于猫腻的一位读者,由于经常和网络小说的作者互动,因此他的ID“王启年”被命名为书中的一个角色。不仅仅是《庆余年》这一部书,“王启年”作为一个“专业龙套”角色,出现在《回到明朝做千户》《恶霸》《1839》等多部网络小说当中。

与读者保持密切的互动,是网络文学一直的传统。最开始月票是最直接的表达方式——起点中文网创造了单章付费、月票模式,通过建立作者、编辑、读者之间的联系,告诉作者用户愿意为什么内容买单,市场喜欢什么内容。

月票的多少直接反映了读者的喜欢程度。在近年来,这样的趋势更明显了。在网文作家们看来,读者是小说的重要灵感来源。“我很多人物的名字都是粉丝提供的。”作家“会说话的肘子”透露,他回忆自己结婚时,有读者到现场送他“刀片”作为贺礼。“‘刀片’就是用来威胁作者快点更新,是作者和粉丝之间的一种独特互动。其实“送刀片”很有意思,是大家对于你的肯定。喜欢你的作品才催你更,不喜欢你,谁看?”

而“爱潜水的乌贼”说,自己经常去看粉丝的评论。“大家嘻嘻哈哈,发散一些脑洞,看着挺开心、挺解闷的。”而粉丝吐槽的章节,他也会因此反思自己的情节设置是否让读者产生不必要的误解,这也有利于后续的创作。

“以前只能在书评区评论,还有QQ群里,刷屏刷得挺快,真正看到的内容挺少的。有了章评段评这样的‘弹幕’之后,能让读者更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使互动性更强了。”乌贼说。

网络文学向IP粉丝生态迈进

阅文高级内容总监杨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如今“粉丝”正取代“读者”,成为网文领域频繁出现的词汇,因为粉丝的互动性更强,更有社群归属感。

“在电脑时代,大家更多是自发组织书友群,那时已经形成了一些粉丝组织,大多数的互动都在书评区,但和内容之间是有间隔的。”

小说的“段评”功能实现“一边看书一边发文字弹幕”,让读者能及时地表达内心的想法。在起点中文网上,2018年有两部作品的“阅读弹幕”本章说达到百万级别,2019年仅5个月,百万级本章说的作品量就增加了11部。

原来粉丝们的聚集地往往是QQ群和社区,如今的“书友圈”功能相比之前对粉丝的凝聚力又强了许多。根据数据统计,目前书友圈累计发帖722万条,产生浏览3.3亿,平台级别兴趣圈361个,最大兴趣圈有近30万用户。

在杨沾的观察中,网络文学的“粉丝生态”是在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现象。随着互联网的成熟度越来越高,第二社会的形态已经愈发完善。线下的朋友圈有线上社群化的趋势,这是最核心的原因。

“像90后、95后这一代用户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从小习惯互联网的社交方式,当他们逐渐成为中坚用户后,对IP的带动能力就会越来越强。”同时,随着IP的不断发展,形成种类丰富、个性鲜明的海洋,不同IP能够寄托粉丝和用户的不同的情感诉求,也促进了粉丝文化进一步扩大。

阅文集团产品运营副总经理兼起点读书负责人梅仁杰也认为,粉丝生态成为网络文学增长的新驱动力。以起点为例,截至2019年4月,起点平台上已累计产生7700万条互动评论数据,积极参与互动的社区型用户日活留存率达95%。现在的网络文学已经逐渐形成读者、作者、平台互动体系,告别流量曝光时代,向粉丝文化时代迈进。

网络文学也是反映时代审美的钥匙

2003年,起点提出网络文学付费阅读模式,用VIP收费制度、白金作家版权保障制度、作者福利制度等机制解决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保障,奠定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基本商业模式。

迄今为止,在男频网络作家影响力前50位作家均出自起点中文网,也诞生了一批包括《琅琊榜》《鬼吹灯》《将夜》《斗破苍穹》《庆余年》《斗罗大陆》等在内的经典作品和IP。

“我们光看历年的榜单,就能看得出读者审美。因为榜单反映的是所有网络文学作品中最受欢迎的作品排名情况。尤其是近两年来迎来一个新的变化周期。”杨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他眼中,随着90后,95后用户成为读者群的主体,榜单出现几个明显的变化:首先,题材与生活的关联性越来越强,像《手术直播间》等医疗职业题材的上榜,在之前都是前所未有的;除此之外,类似《诡秘之主》《全球高武》幻想小说也和之前很大的区别,整个幻想世界的生活化和丰富化程度是比以前有大幅提升的。

第三,网络文学对人物性格和精神追求愈发强烈,早几年的网络文学可能更强调“英雄主义”,而近几年排名前列的书几乎都是群像作品,很少完全由主角驱动,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变化。“网络文学也是反映时代审美的一把钥匙。”杨沾表示。

在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看来,现在的网文相比之前更有创意了,“最早,凡是历史类小说,一定是现代人穿越回古代改变过去。但现在,同样是穿越,可以是一个人穿越回去,也可以是一群人;可以是穿越回去制造枪炮,也可以参加科举、学四书五经;可以当官,也可以当农民种田。”在他看来,如今的网络文学迎来“创意大爆炸”的时代,所塑造的个性丰富、风格各异的IP形象,也成为吸引读者的重要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