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约稿作协

更轻松就是更好的写作 写手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

写作者都会遇到的一个阻塞境况是,感觉没得写,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愿看,写作的热情没了,感觉无法坚持下去。

看到别人写作的成绩,加速自己的焦虑。尤其那些网络上各种写作班的宣传,“我是如何实现写作三个月收入过万的“、”写作一年实现财务自由”,看到这些软文,明知很大程度上存在宣传、夸大、引诱的成份,但还是忍不住点进去。

不否认有些文字基础好的人,在自媒体路上很快上道,实现变现,或者写上一两年,自己能开文化公司之类的,写作事业能迅速展开,但是要相信那句话,任何事情都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传统纸媒有些作家出书,大家都很佩服,觉得人家是实打实的厉害,貌似自媒体门槛低,好像谁都能写一样。诚然,谁都可以写,但不是谁都能写出名堂,就像现在直播带货、短视频,不是谁都可以做出名堂,很多人只能是尝试,很难坚持下去。

那些能在很短时间内做出成绩,前期早已经打下了坚实基础,我认识几个朋友,他们很快成了一些领域内的自媒体大v,后来一聊,有的大学期间就已经写了百万字,有的之前就是文字工作者,做编辑、记者。尤其传统的文字工作者,他们在文字方面的功底更是坚实,对于自媒体这些文章套路,看上几篇他们就能很快把握精髓,在他们眼里根本没什么技术含量。

自媒体文章传播快,快感来得快,走的也快,是一种浅阅读。不知道作为写手大家的感觉是怎样的,回头想想自己看过那么多文章,那么多爆款,10+,只是当时阅读时有点感觉,过后啥也不记得了,虽然里边大量引用名言、金句,读后对生活也没有什么实际指导和启发,就如同看了一个小品、相声,一笑了之。

写手的成长过程中,很容易陷入迷茫、焦虑。回望写作路,好像别人都容易成功,自己却原地踏步,没什么起色,再悲观点,甚至怀疑自己压根不适合写作。

这其实是每个写作者都会遇到的情况,大可不必过分夸大负面效果。写作是门槛最低的兴趣或职业,却需要长期的积累与练习。任何投机取巧、急功近利都行不通,只能让自己错失写作的乐趣。

而这些焦虑与挫折感是每个写手必然会遇到的阻塞,这种挫折与磨难一个接着一个,无法控制,一定程度上摧毁写作者的才华、勇气、信心和人生价值。

这与你是不是有才华、是不是系统学习过、是不是有天赋没有任何关系。本质上是一种精神状态,主观上的问题,归结起来就是写作中遇到的各种顾虑。

我能不能成功?

我有什么优势?

我应该写什么,才是适合我?

写作到底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是不是在浪费时间呢?

这些顾虑才是写作者成长之路上的拦路虎。

是担忧限制了写作者的想象力,缚束了写作者的手脚。

打个比方,如果说,只要写满一千字,不管你写什么,只要不重复,完成后给你一千块,相信大部分人都会轻松完成。

轻松的事情往往被大家当成是放松的方式,而不是一种艰苦的工作。

街市上有一种抄字的游戏,从1写到1000,如果没有错误,就能获得一定的奖励。摊主搭上一个帐蓬,摆上几把椅子,备好方格纸与笔,即使在寒冷的冬天夜市上,也有人玩,挑战一下。

她们觉得这个简单,很容易完成,看起来很好玩,像是一个游戏。然而,你要是说,写一篇一千字的文章,估计不会有这种轻松心态了。

而这两者又有多大区别呢?

对于一个写手来说,写上一千字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你要是让他从1写到1000,反而不一定愿意,因为这样的时间花费没有意义。

更轻松的写作就是更好的写作

要培养一种轻松写作的心态,一种放松的心境,坐在电脑前,任心流恣意流淌,只需追随思绪和节奏,用文字记录下飞扬的轨迹,当这些自主的想法、想像呈现在纸面上,以文字的形式出现时,是不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游戏?

每个人都会遇到阻塞,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一关。就像仙侠体裁的修真一样,要达到最终的渡劫成功,要经历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成等一系列阶段。

修真路上,一步都不能少。

进而写作者的成长之路,该吃的苦,该受的罪,一点也不会少。而所谓的苦与罪,只是相对而说,比起写作带来的愉悦与益处,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也许大作家的例子更具有说服力。

福楼拜在创作《包法利夫人》的时候痛苦挣扎了三天时间,突然发一顿脾气,倒在地板上滚来滚去,以头撞墙,所有这些折腾才出产区区八句话;

约瑟夫用十年时间写作小说《第二十二军规》,寄给杂志社后,得到的回复是:“你到底要说什么!简直有辱智商!”

大作家都有这样的痛苦经历,何况普通写手呢?至少不应该再想:为什么受苦的总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