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清平乐》的爱情真理:控制性越盛的爱 毁灭性越强

这几个星期,我一直在追被狂骂的《清平乐》。中间,我试图安利给很多人,结果都被大家给弃了,反应说,太慢还太虐。

我总结了一下,这剧能让我追下来,而且还追得很入迷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首先,因为海外版权的问题,腾讯视频的电视剧,我其实看不到,我用的是“微博追剧法”。每集出来,微博里会有海量的小视频,一集四五十分钟,只看精华的几分钟,就不觉得慢。

其次,我没有看过《孤城闭》的原著,没有先入为主的“徽柔怀吉CP粉”的概念,所以能接受宋仁宗,成了主线,王凯又真的很帅。

这也是清平乐被骂得最恨的一点,明明买了原著,却被改到认不出来的地步。《清平乐》用70集演了宋仁宗的一生悲欢,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原著里写的,宋仁宗的福康公主徽柔爱上宦官梁怀吉的悲剧上。

《清平乐》越往后越虐心,相比帝后CP而言,徽柔怀吉这一对,真的是荡气回肠,让人意难平啊,毕竟谁不想看着有情人终成眷属,花好月圆啊?

徽柔公主这条线,基本上来说,有四个男人,天下最大的皇帝老爸;从小长大,如影子一样陪着她的怀吉;被惊艳了的天神初恋曹评;令她讨厌的驸马李玮。

别说一千年前的宋朝了,也别说天子皇家的身份,就算在今天,扪心自问,再心疼怀吉的身世,赏识怀吉的才华,哪个父母能够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宦官?

若退一步,怀吉不净身进宫呢?

可没有仁宗亲身言传的治道,没有帮徽柔学画,天下最有名的崔白指点,没有在宫中往来与这些鸿途巨儒之间,蜜饯铺子的梁元亨,就算日后能中个功名,也不过是略清秀一点的几品官,又怎能入得了公主徽柔的眼?

可如果徽柔嫁给自己的初恋曹评,是不是就可以幸福呢?

唐宋年间,驸马只能担任闲职,稍微有点能力和抱负的世家公子,都不愿意。若皇家强嫁,无意于结仇。

历史上,徽柔的妹妹长寿公主,就许给了曹评的弟弟,怨恨公主阻挡了自己的前程,把长寿公主折磨到24岁就离世了,比徽柔还年轻9岁。

曹评还是曹家长子,相貌俊俏,能文能武,又风流爱出风头。这样的人,婚后,又怎么能够一辈子挂个闲职且还不能纳妾?

所以,就婚姻而言,老实无野心,而且爱书画的李玮,的确是做驸马的最佳人选。虽然李玮的母亲有点粗陋,但爱钱的小人,其实是最容易打发的。

仁宗选李玮,真的是用了苦心的,只是千算万算,他没有算到的,就是徽柔的情绪。

我一直在想,如果在徽柔的人生中,没有中途杀出的初恋曹评,徽柔到底会不会爱上怀吉?

因为爱上一个已经相伴十几年的人,只有两种可能:暗恋已久,只是等机会说出来,或者有突发事件,让两个人的感情产生了质的变化。

对于怀吉来说,也许可能是前者。对徽柔来说,显然是后者。她是在初恋失败,失望过度,嫁到李家,孤立无援的时候,才抓到了怀吉这一块浮木,感情从亲情变成爱情。

而这全天下的爱情,都遵循着共同,和商业供求关系类似的“稀缺”原则,那就是越得不到的,稀缺感越重,就越显得珍贵,情比金坚,纯粹晶莹,刻骨铭心,成为千古死结。

其实,让那些爱情悲剧的主角们真的守在一起,其中绝大多数,别说生生世世了,此生此世也是坚持不下去的。

爱情还有第二个定律,爱情纯度越高,爱得越死去活来的两个人,走入生活之后,撞墙指数越高,玉石俱焚的指数也是越高。爱情和生活,真是不兼容的。

如果没有曹评,徽柔即使不喜欢李玮,但反感并不会如此激烈。嫁过去,顶多对李玮冷淡,和婆婆关系不好而已。

反正怀吉,是官家指定给公主府的贴身內侍,只要事情尺度不过分到无法掩盖,日子总还能过得下去的,自古以来比这还狗血的宫闱秘史多得是,何至于如此玉石俱焚?

当然,如果故事变成这样,既不纯洁也不美丽,甚至还有些猥琐和卑鄙。

虽然里面的每个人都是各自得利,安得其乐,皆大欢喜,但几千年后,看故事的我们,必然还是意难平。

人虽然是一种动物,可几万年的群居,便有了集体和社会。在社会中,讲的是“理”,而与自己,讲的却是“情”。

在每个人能够触及的范围中,无论是父母,是子女,是男女,甚至是朋友,任何一段感情中,最复杂迷惑,令人不确定的部分,就是处在庐山之中,到底如何分辨自己和对方的感情,在一起,是爱还是控制?

在契合美好,势均力敌的感情,也必然有一方比一方更强些,有强势和弱势。

处于强势的一方,即使没有要求,也会使然地占据主动,在掌控,而处于弱势的一方,即使尚不自知,总会陷得更深,在依附。

那么究竟如何分辨感情呢?唯一的答案,就是面对是非,争到最后,到底肯不肯为了自己认为不对的事情让步?到底谁肯为谁让步?

仁宗不杀怀吉,是理,是他仁政的底线,但召回了怀吉,留任公主府,却是他对徽柔的父女之情。

一向温婉的苗贵妃,居然想毒杀李玮,是因为她对徽柔的母女之情。

曹皇后虽然从小看徽柔长大,但她劝徽柔回公主府,作为母亲,她有的只是控制而不是情,因为作为人,她的情,自始至终全都给了仁宗。

另外,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能让张茂则让步的只有曹皇后,再精干,可在感情中,他也处于弱势。

怀吉是别无选择的,因为在这段感情中,徽柔是绝对的强势。只有徽柔放手,她对怀吉的感情,才真正是爱,不是拥有和控制。

这看起来,好像是感情中强势的一方,是全权得利,然而世界是公平的,感情强势的人,想要真正的温暖而不寂寞,就只能低头让步。

这是一个有点抽象的话题,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写清楚。最初有这个感慨,我的出发点,是来源于父母和子女。

我们总有很多问题和父母产生争议,选择学校,专业,爱情,婚姻,两方各执一词,争到最后,总是有些父母会让步,而有些会坚持到底没有退路。

在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中,强者和弱者的位置是非常明确的,在我看来,所以能让步的父母,爱必然多于控制。

然而,在感情关系中的权力斗争,并不仅仅只限于父母子女,无论是爱人还是夫妻,谁又不是这样呢?

让步或者妥协是一种打脸痛,却能让自己沉浸在爱中,到底该选哪一种?

在人生中,爱恨嗔痴是没有罪的,但爱恨嗔痴是苦的,会痛的,只有在痛的时候,才是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