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学改编

《天下第一帝后》第二卷真龙显现紫云乱 第五十二章试练石

好软好可爱呀……

成功将冰雪兔抱在怀里,卡萝萝就像是被治愈了一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而娇月被她那双小手,不断上下揉搓,亦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作为流芳千古,受到天下人觊觎的神魂花,她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高高在上,直登绝顶。

然而,现如今却是被一个纹修境的小孩,抱在怀里不断揉搓着身体与脑袋……虽然还挺舒服,但她的心情很复杂!

萝萝,你感觉你的身体怎么样?

看到她露出可爱的笑容,同样是被治愈的凯多,也是关怀道。

很正常?

听到这个奇怪的问题,卡萝萝的动作一顿,仔细感应了一下身体,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有些困惑的答道。

不可能,每突破一次极限,一旦恢复过来,体魄绝对会强壮几分才对,而你刚才突破了几次极限,完全吸收各种丹药的精华,应该变强了才对。

凯多摇了摇头,旋即就解释道。

极限锻体法,虽然没有辅以心法与口诀,但效用却是非同凡响。像他现如今的肉体,哪怕是没有纹力覆盖全身,闲常的尊者全力一击,恐怕连他的表皮都伤不了。

当然,要是大帝境的强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喀拉!

意识到不是痛不痛的问题,卡萝萝抱着娇月就下意识的蹦跳了起来。

伴随着双脚轻轻一蹬,她的身体就如同穿云之箭,直接跳起了十几米之高。

突然看到地面变得那么远,她在回过神来之后,就懵了,慌张的大叫了起来。

很快,随着她的自由落体,早已察觉到变化的凯多,直接就来到了落脚点,张开双臂接住了她。

那如同冰雪寒霜一样白皑皑的银色长发,亦是随着剧烈的失重,在空中舞动了几下。

多哥哥,我刚才跳的好高呀。

得以稳住身型之后,卡萝萝望了一眼半空,就被震惊到了。

十几米的高度,虽然她以前也能够做到,但那需要依靠纹力的支撑与爆发才行。

现如今,她连纹力都没有运用,竟然是一跳能跳这么高,简直是不可思议。

应该还有其他方面的变化……

相比起她的惊异,凯多倒是不奇怪,只是将她放到了地面上。

说罢,凯多就拿出来了一块六尺高,由四十五块,相隔着一厘米之远的竖直石板,所构成的褐色石山,直接放到了地面上。

它的形态真的很古怪,更是违背了常识,明明这些石板没有贴合与相连的桥梁,却是凭借着磁场,相互吸引拼凑在一起,形成了整体。

多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呀?

看到他一声不吭就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卡萝萝一边撸着冰雪兔那毛茸茸的身体,就一边问道。

这石山的高度,都能够跟两米多长的精铁棍媲美了,需要她抬起头来才可以看清楚。

不得不说,冰雪兔那柔若无骨,滑腻而蓬软的手感,真的是让人爱不释手。

试练石,在我那个地方,它通常是被用来测试尊境以下的实力。四十五块石板,分别对应尊境以下的境界。总之你不要驱动纹力,直接全力给它来上一拳,看看你一拳的威力能媲美什么境界。

凯多将石头放好之后,就退到一旁,一边解释一边要求道。

啊?这样做也太痛了吧……

听到这种要求,卡萝萝缩了缩脑袋,就心生退意了。

开玩笑,这些石头无论怎么看都很硬啊,让她用拳头去捶,这不是找罪受嘛。

你刚才突破极限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痛,快砸。

发现她还在乎这种事情,凯多真是无语了,催促道。

用拳头全力砸石头的疼痛,甚至连被人用剑划一道伤口都比不过,更不用说是跟突破极限时,肌体都在颤动,所发出的痛感相比了。

哦……

意识到这件事避不开,卡萝萝将手中的冰雪兔递到了凯多的手里。

能够逃脱魔爪,对娇月而言,无疑是一件幸事。

只不过,她刚刚落入凯多的手中之后,却是一点也不高兴。

难怪本兔总觉得皮毛有一种黏黏的感觉,你的手怎么沾了这么多的血?

意识得以回体的她,低下头看到自己那雪白而绒绒的皮毛,参杂不一的染上了血迹,便不满的问道。

欸……哇!

刚想握拳去砸石头的卡萝萝,闻言一呆,就收起了架势,低头看起了双手。

低下头之后,她就看到了被鲜血所染红,触目惊心的双手。

虽然是看起来很吓人,但她仔细感受了一下,却是一点也不疼。

多哥哥,这血是从哪里来的呀?

惊叫之后,她呆呆的打量了几眼,就抬起头来看向了凯多。

当然是从你手里流出来的。

一生杀死不知道多少仇敌与纹兽的凯多,对于鲜血一点感觉都没有,闻言就有些残念了。

这个丫头,难道一点自觉都没有的吗?明明双手早就因为长时间全力挥舞着精铁棍,被磨损到起了气泡并且破裂,流出了不知道多少血。

按道理来说,十指连心,那剧烈的痛感早就应该有所发觉才对。

可是我的手没有伤口啊,一点也不痛。

因为心神完全投入到修炼之中,对于痛感已然麻木的卡萝萝,闻言一顿,旋即就伸出手去让他看。

你刚才喝了神魂花蜜,身体完全痊愈了过来,有伤口那才叫怪事。

噢……神魂花蜜是什么东西啊?

就是……

凯多本来是想要一如既往的有问必答,但他刚刚张口,却是噎住了。

娇月,神魂花蜜是什么东西?

答不上这个问题的凯多,低下头就看向了双手之中的小白兔。

少废话,不准问!

听到这个问题,娇月那长长的兔耳颤动了几下,旋即就有些炸毛的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