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谷主《最后的秘境五:幽灵岛》 浩海疑云

凯丽和婷婷在车上又是一番闹腾,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婷婷!你什么时候当的兵?”凯丽笑着问。

“我算是大学生入伍。这不刚刚过了新兵训练期,有一个星期的探亲假,所以就想着回来看看你们。假期一完就得返回部队,继续训练复习,明年考军校。”婷婷拉着凯丽的手说。

“你一当兵,老爸肯定非常高兴!”

“老爸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够当兵继承他的梦想,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更没有时间陪在爸妈的身边了!”婷婷的话中,不免带着一丝丝的伤感。

“没事。”凯丽拍了拍她的膝盖,“还有我和高晓飞呢。”

高晓飞回头笑道:“你们就放心吧,我现在几乎天天都跟老大混在一起。”

越野车一路奔驰,向着郊外驶去。

郊区老宅院里,萧问天和欧阳茹芸早就做好饭等着了。一听到停车声,两人连忙迎了出来。

“队长同志!列兵萧婷婷向您报到,请指示。”婷婷昂首挺胸,对着问天“啪”的就是一个立正,举手敬了一个军礼。

凯丽则是一头扑进了茹芸的怀里,甜甜地喊了声:“老妈!”

茹芸一脸的幸福,笑容满面地说:“今天太高兴了,两个女儿都回来了。”

问天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婷婷,点了点头,也敬了一个军礼,喊道:“稍息,立正,向右转,齐步走。”

婷婷向右转身,径直走到了茹芸的面前,一把抱住母亲,亲热地喊道:“老妈!”

茹芸爱怜地看着婷婷,心中感慨,热泪盈眶:“女儿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了!”眼中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

“妈!”婷婷紧紧抱着母亲。

“女儿!老爸让你去当兵,有没有感到委屈?”

婷婷放开母亲,看着父亲说:“刚开始有一点,但一进入军营就没有了。谢谢老爸!是你让我重拾自信,找到了自己的奋斗目标。我现在明白了,做为一名军人,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都要有一腔热血,要时时刻刻想到军人的责任、荣誉与尊严,挺身而出,去履行那神圣的职责。”

“好样的!这就是军人!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人!”问天拍了拍婷婷的肩膀,“没有让老爸失望!”

茹芸笑道:“女儿响应你的号召去当了兵,当然不会让你失望。”

问天哈哈大笑:“什么叫响应我的号召去当兵?那是响应国家的号召去当兵好不好!”

热闹过了之后,凯丽给雪莉做了介绍。

晚饭的时间也是在热情洋溢中度过,大家又聊了一会后,婷婷陪着母亲入了房间,凯丽带着雪莉,和高晓飞一起,随着问天上来到二楼的书房。

“老爸!这四页就是日记本的原文,这一份是我翻译成中文的内容。这份就是电码的原始符号,这一份就是我们社长詹姆斯先生帮忙破译的电码内容,我都标上了中文,你看看。”凯丽把那四页日记和两份摩尔斯电码的材料递了过去。她之前就已经把雪莉所有的一切事情向问天通报过了。

问天先不去看詹姆斯破译出来的电码内容,却拿过那份原始电码看了起来,又慢慢地思索着,然后拿起纸笔,又重新破译了一份电码内容出来。

“老爸!两份电码内容都是一样。”凯丽拿着两份内容对比着。

问天点了点头:“摩尔斯电码的破译并不难,所以,詹姆斯先生说这是一份乱码也是实际的。”

凯丽思索道:“那么,除了普通的破译,还有没有其它的方法,或者是其它的形式?”

问天想了想:“摩尔斯电码又译为摩斯密码,是一种时通时断的信号代码,通过不同的排列顺序,来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是一种早期的数字化通信形式,但是它不同于现代,只使用零和一两种状态的二进制代码,它的代码包括有:点、划、点和划之间的停顿、每个字符之间短的停顿、每个词之间中等的停顿,以及句子之间长的停顿。但是,现在玩无线电的也玩出了很多的新花式,比如说,有一些内容是不想让外人知道的,他就可以在发报时加入只有自己人才能够知道、或识别的数字符号,和普通的电码符号混合在一起发出去,这样破译出来的内容就变成了乱码,但用自己人知道的数字符号联合一起破译,才是真正的电码内容。”他会说英文,只是不常说,所以说得不太顺口,特别是太长的段落句子,干脆就用中文说出来让凯丽翻译。

凯丽又惊又喜,回头对着雪莉翻译了一遍问天的话。

问天接着又说:“摩尔斯电码乃是将文字以数个长短不同的讯号代表,做成最简单的电报通讯,为求传送效率乃利用英文最常用的字母为最短音,依常用性规定其长短音之长短,使通讯时间缩短。所以说,这份电码的长短符合这个原理,这也是每个无线电使用者都知道的。”

高晓飞问道:“老大!如果说,要是雪莉能提供另外一串数字和原电码搭配,是不是又可以重新破译出另外一份电码内容?”

问天点了点头说:“按理论是不可以,普通的无线电爱好者更不可能,但只要能够掌握电波的原理来破译,还是有这种可能的,当然了,这是更深一层的技术。”

凯丽一边听着问天的分析,一边给雪莉做翻译。

问天继续分析道:“人,包括了一些动物,在危急无助的时候,大都会本能地发出一些信号求助,例如呼叫、挣扎弄出响声,包括了有规律或无规律的敲击声,力图引起他人的注意,以便得到救援。而他人一旦注意到有异常情况,尤其在等待或搜寻时,更会注意信号来源,这样,受困者就有可能会得到及时的救援或帮助。我们不妨大胆地来推测一下整个事情的发展经过:假如说,雪莉的父母自从发现了那一座无名荒岛之后,由于上不了岛,他们也就迫不得已回来了,但他们也为那座岛留下了日记。可他们对于那座岛却总是念念不忘,所以又重新准备了装备,重新出发寻找那座无名岛。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带走日记本,应该是忘了,又或者是一时之间找不着了,总之,在寻找的过程中,或者是在登岛的过程中发生了预想不到的意外,造成了长达十五年的失踪。十五年之后,雪莉的哥哥布莱特在一次无意中得到了那本日记本,知道了当年父母航海的路线和目标,所以就顺着父母日记本上的记录,出海寻找父母的音讯。或者,他真的找到了那座海岛,又或许,他已经登上了那座海岛,可是他也到了极度危急无助的生死关头,所以就向家里发出了求救讯号。”

雪莉听了凯丽的翻译后,沉思着点了点头,又问道:“But why did my parents tear up these four pages?And tear it out of the middle?(可我的父母为什么要撕掉这四页的日记内容呢?还要从中间撕掉?)”

问天拿起那四页日记说:“你们看,这四页日记的周边虽然都有残缺,但并不是撕下来的痕迹,应该是日记本脱线了掉下来的,因为他们当时有一个人正看着日记本,另一个人就随手就把这几页放在了另一边,后来又忘记放回去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几页日记不在原来的日记本里了。”

高晓飞、凯丽一齐点头,又给雪莉翻译了一遍。

“But why does Brett have a transmitter?How can you send Morse code again?(可布莱特又怎么会有发报机?又是怎么发出的摩尔斯电码?)”雪莉疑惑地问道。

问天想了想,问道:“你们的父母是不是非常爱好无线电?而布莱特是不是从小受他们的影响,对无线电也非常执迷?”

凯丽一翻译,雪莉猛地点头,连忙说:“Yes,he was very obsessed with radio since he was young,and he learned a lot from my parents!(是的,他从小对无线电就非常执迷,跟着我父母也学到了很多的无线电知识!)”

问天点着头说:“这就对了,摩尔斯电码很多人都懂行,可要往深处发展却很难,但只要深入研究过的人都会知道,通过别的物体改造,还有规律的电磁脉冲,就算是没有发报机,也能够发出摩尔斯电码。”

高晓飞惊讶地问道:“老大!你是说,不用发报机,也能发出摩尔斯电码?现在很多的抗日神剧中,就有很多特工把收音机改造成无线电台使用。这不就是说,电影电视上看到的浮夸剧情都是真的吗?”

问天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说:“情节并不假,只是剧情浮夸了一点,而且,我也能够做到,用收音机通过改装,也可以做成一个简易的发报机。”

凯丽猛然想起了在罗布泊无人区时,问天就是用两个对讲机改装后,然后发出了讯号。

凯丽对着雪莉一翻译,雪莉顿时惊喜交加:“Right!Wherever Brett went,he carried a radio.(对!布莱特不管去哪里,都会带着一台小收音机。)”

问天解释道:“收音机就是无线电接收机,利用其中的磁耦合天线和电池稍加改造,就可以逆向使用成为发报机,不过调试起来相当复杂,一般的无线电爱好者是做不到的。老旧晶体管的收音机就收藏有摩尔斯电码电键,只要在原电路基础上改制,采用RC音频震荡电路,震荡频率在1Hz左右,改制截断中放,以前的电路弃之不用,保留中放以后的电路,只要调换一下3300p震荡电容,即可完成正反馈音频震荡功能。原带开关和电位器开关两点输出的音频信号为1Hz左右,没有具体测量,电键的通断即作为电码符号。”他看了看高晓飞和凯丽,见他们听得一头雾水,浑然不知所云。

高晓飞哭笑不得,感叹道:“老大!你也太高深莫测了!可你说了这么多,我们真的是一点都不明白!”

凯丽也摊开双手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表示不懂。

问天自嘲地笑了笑,问道:“雪莉!你可以想一想,你们家里所有人都会记住的数字,比如说生日,或者是什么具有特别值得记念的日子?”

凯丽对着雪莉翻译了一遍。雪莉静下心来想了想,拿起笔来写了一行数字,对着问天说:“It's my birthday.My parents and my brother all know it.(这是我的生日,我的父母和哥哥都知道。)”

问天接过雪莉的数字,然后把原电码拿过来放在一起,埋头沉思。

三个人都不敢打断他的思维,悄悄地走出书房。抬头间,只见天空中月光如水,让人不由得深深地沉醉。

十几分钟后,问天舒了一口气,摇摇头放下了笔。

三人连忙走进书房。凯丽问道:“老爸!怎么样?”

“不是这个。”问天摇了摇头。

凯丽看着雪莉说:“Shirley!Come to think of it,do you have any special anniversaries in your family?(雪莉!你再好好想想,你们家还有什么特殊的纪念日?)”

雪莉坐下来想了一会,慢慢地说:“Fifteen years ago,my parents last out the day before,once took me and Tony went out to play one day,also take a picture of the family,or,at that time,they anticipate the significance of this day,but I and Tony will have to wait until after they're not coming back,to feel that a meeting of precious and rare!But they never came back,not even Brett now!(十五年前,我父母最后一次出海的前一天,曾经带着我和布莱特出去玩了一天,还拍了全家的合影,或者说,那个时候,他们就预感到这个日子的重要性,可我和布莱特却要等到他们回不来之后,才感到那一次相聚的珍贵和难得!可他们,都已经回不来了,现在就连布莱特也回不来了!)”说完,她竟已眼眶含泪。

凯丽伸手抱住雪莉:“Shirley!This too shall pass!(雪莉!一切都会过去的!)”

雪莉含着眼泪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雪莉一家人的合影。十五年前,只有九岁的雪莉和十二岁的布莱特站在父母的面前,显得特别地朝气蓬勃、漂亮、帅气。雪莉把照片翻过背面,只见上面写着一行阿拉伯数字,正是雪莉的父母出海前一天的日子。

“This is our family's most special anniversary!(这就是我们家最特殊的纪念日了!)”雪莉把照片递给问天。

问天接过照片,对着雪莉感慨地说:“Don't worry. If it's the code that britt sent back, I'll try to decipher it.(放心吧,如果真是布菜特发回来的电码,我一定会想办法破译出来。)”

问天的这句话是用英文直接对着雪莉说的,雪莉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含着眼泪说:“Uncle!Thank you very much.Thank you so much!(叔叔!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问天拿着数字对比了十几分钟,转过头说:“我感觉到,这个日子的数字,应该就是电文的密码了,但我需要时间,你们先下去吧。晓飞先回去休息,凯丽!下去陪陪你妈和婷婷。”

“好的。”高晓飞答应一声,“我明天买菜过来,顺便给你们带早餐。”

“老爸!你也不要太晚了,早点休息。”

凯丽早上起来,只见婷婷一身的军装,彰显得更加英姿飒爽,把女性的温柔、美丽,和军人的粗犷、威武集于一身,更是让她感到骄傲和自豪。

“婷婷!穿上了军装,你就更加漂亮了,还威武十足!我真是太羡慕了!”凯丽拉着婷婷的双手称赞道。

“我还羡慕你能够常常陪着老爸老妈呢。”婷婷也看着凯丽笑,姐妹俩手拉着手,话题多多地聊了起来。

高晓飞也从市区的住址返回了老宅子。

吃过早餐后,凯丽问道:“老爸!怎么样了?”

问天点点头说:“已经破译出来了,等会上去书房再和你们说。”

茹芸笑道:“你们商量事情吧,我去公司一趟,下午回来。明天开始,请假陪你们几天。”

茹芸走后,高晓飞、婷婷、凯丽和雪莉一齐跟上了书房。问天拿出一份摩尔斯电码的破译内容,然后在英文字母下面写上了一行的中文汉字:太平洋幽灵岛。

“Pacific ghost island.(太平洋幽灵岛。)”凯丽一声惊呼,和雪莉对望了一眼,心中无限地感慨。没想到,电码真的被破译出来了。

问天感叹道:“电码的内容也就这六个字,已经是确认无误了,也能说明了我们的猜测基本合理,这应该就是布莱特发回来的电码。”

高晓飞叹息道:“可是没有坐标,这茫茫大海,怎么找?”

问天点点头说:“晓飞说得不错。太平洋是地球上的第一大洋,覆盖着地球上大约百分之四十六的水面,以及约百分之三十二的总面积。要在这片辽阔的海洋中寻找一座无人荒岛,无异于大海捞针。”

“Uncle(叔叔)!”雪莉看着问天,眼中充满了期待,似乎也看到了希望,“You're the only one who can help Brett.Help us,please!(只有你能帮到布莱特了,帮帮我们,求你!)”双眼一酸,流下了泪水。

问天听了她的这句话,他连忙扶住了雪莉,点了点头说:“Shirley! Don't worry, I will help you if I can.(雪莉!你放心吧,能帮到的,我一定会帮你。)”

凯丽扶着雪莉,感动得她一个劲地道谢。

问天想了一会,转过身来指着墙上的大幅世界地图说:“我们来对着整个太平洋海域分析一下,也排除一些不可能到达的区域。”

大家走到地图前,问天指着地图上划了一个圈,分析说:“这里就是太平洋海域,它周边的国家包括了中国、日本、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等,海域非常辽阔。那么我们来设想一下,荒岛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荒岛,顾名思义就是还处于原始状态,没有人类生活、或还没有被人类发现的海岛,那它为什么不被人类发现呢?除了卫星搜索不到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远离航线,淡出了现代仪器侦测和人类的视线范围。”

他在靠近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海域上贴上了红色标签,又在一些标记有航线的海域上也贴上了标签,接着说:“现在,剩下了两大块海域符合我们刚才分析的形成荒岛的条件。那么我们再来推测一下,假如说,要你们选择在这两个方向出海航行的话,你们会选哪一边?但要记住一点,雪莉的家,是住在纽约。”

凯丽一边听着,一边给雪莉翻译。

高晓飞想都没想,指着剩下那两块海域其中的一块说:“肯定是选这里了。”

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一齐看着问天。

问天微微一笑,拿出一个更大的标签,在那块海域的中间贴了上去,用手指点了点,说:“不错,应该就在这片海域里。”

婷婷沉思了一会,说:“但是这片海域还是非常辽阔,要想在这里寻找一个无人荒岛,其难度还是非常之大。”

问天点点头说:“如果靠人力想要在这片海域上寻找一个无人荒岛,当然也是大海捞针;更何况,雪莉父母所记载的幽灵岛,四面都被浓雾笼罩。但我们可以试着调动卫星搜索。凯丽!看清楚了,在我们的设定点上,分布着一个三角形地带,东面是墨西哥,这里有一座克利珀顿岛,是法国的占领岛,我们可以做为一个参照地标;南面是马克萨斯群岛,也是法国的占领岛;北面,就是美国的夏威夷岛,我们就先在这三个点的中间海域展开搜索,看看能不能搜索到什么,或者是会发现什么,然后再做下一步的计划。”

凯丽一边听着问天的分析,一边按原话给雪莉翻译。

高晓飞一伸大拇指,感叹道:“老大!你老人家也太牛逼了!连这样高难度的事情都能够分析得头头是道!”

问天瞪了他一眼,质问道:“这就叫高难度吗?你但凡舍得动一动脑子也能分析出来。还有,我是老人家吗?我才四十多岁呢,人生才刚刚开始,还年轻得很。”

大家忍不住一齐好笑,雪莉却是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凯丽拿出笔记本电脑,调动卫星实况,对着那片海域进行了全方位搜索。

问天看着地图上标注出来的位置,默默地思索着:雪莉的父母和哥哥先后为了这座无人荒岛而失踪,这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海岛?岛上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在日记上曾经记载着,这座岛始终无法接近,指的又是什么?是什么原因让船舶无法接近海岛呢?

问天只感到疑云密布,重重地交织在脑海里,他深深地感叹了一声:在这茫茫大海之中,在这浩瀚的太平洋深处,当然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才会吸引了像雪莉的父母一样、许许多多的航海探险家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探索,去追寻。

半个小时后,凯丽对着陪在旁边的雪莉和婷婷无奈地摇了摇头,对问天说:“老爸!海域太过辽阔,没有地标定位的话无法搜索;而且,那片海域的上空云层太厚,很多的区域都是雾气重重,根本就看不清楚。”

问天思索了一会,说:“目前能做到的也就这些了,茫茫大海之中,没有地标纬度确实是很难搜索,等过几天那台发报机到了,我再想想其它的办法。”

高晓飞疑惑地说:“没有地标纬度,那布莱特又是怎么找到幽灵岛的?”

“你有这么笨吗?”凯丽和婷婷看着他笑道,“雪莉父母的航海日记本上,肯定记录有航标纬度的了!”

高晓飞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一时忘了,他们是从幽灵岛回来之后再出去的了!肯定是知道航标的。”

凯丽点了点头,拍了拍雪莉的手安慰她。

问天又说:“婷婷难得回来一趟,而且她也只有几天的假期,你们几个就陪她几天。告诉雪莉让她放心,让她放开了心情,带着她到处去走走,我会尽力去想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