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和少女暴君同居的日子》第一卷美人如画隔云端 15小老头

“超仔,姐姐我刚刚听见你在听说姐姐的坏话了~”

一个娇媚的声音,忽然打断了林超的介绍。

人民公仆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

林超都没有来得及来得及和明玥女王介绍。

灵能科,还有警.察是什么意思。

穿着修身制服套裙,有着骷髅手臂的女.警。

单手拎起个身高极其矮小、昏迷不醒的丑陋老人,走了回来。

嘴上咬着绷带,正在缠着有骷髅的那只手臂。

大咧咧的捶了林超一下。

好在林超早已整理好了衣服,身体状态也已经在消费之后并无大碍,这才没被锤趴下或者出丑。

彼时,明玥女王依然像一尊美丽的雪山坐在床头柜上,古井无波。

“顾科长。”林超朝着骷髅手臂的女.警打了一句招呼,又将她推开:

“灵能科这是多久又没有进账,你们居然又重拾起了送快递的老本行?”

“这可不像是你顾丹颜的风格。”

林超刻意在谈话中引出了女.警以及她同僚的身份。

避免直接回答明玥女王的问题。

包括顾丹颜在内,病房里的这些灵能科的干员,法力都不是特别强。

从头到尾,他们都对病房里明玥女王的熟视无睹。

因为他们看不见她。

骷髅手臂的女.警已经将手臂用绷带包好,总算半夜不会吓坏小朋友了。

随后她苍蝇似的搓手,俏脸露出了有些谄媚的笑容:

“害,那我们榕城灵能科的最强临时工…不对,金主爸爸,能再赞助点经费吗?”

林超笑道:

“我觉得顾科长借着送快递的机会查案子,也挺好。”

顾丹颜立马把被打的半死不活的小老头给林超看:

“你不能无视了我们辛苦的劳动啊,超仔。”

而顾丹颜的跟班们也七嘴八舌的说:

“科长聪明着呢,之前知道我们大少爷在这病房里昏着,肯定像唐僧肉一样吸引人。”

“早就在灵能警报器第1次响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医院设为重点监控地区。”

“瞧瞧,这不就抓住了一个偷窥公民隐私的魔修吗?”

“超哥要不要揍两拳出出气。”

林超想了想,准备对顾丹颜说出自己如何处理这个魔修时。

忽然听见明玥女王清甜却又带着怨怼的声音:

“不知羞。”

“那个骨妖,衣服穿那么少,虚溜拍马也是没边,坏女人,哼。”

“那些男人们也是…身为修真者,修天道,求长生,居然如此低三下四。”

明玥女王依然坐在床头,把自己抱成一团,下巴磕在膝盖中间。

看上去很不高兴。

林超的脑筋速度地转了转,感觉女王大人好像说话的重点。

在“骨妖的衣服穿的少”上。

于是他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陛下,时代变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女.警,就是女捕快,她们都这么穿的。”

“无关要不要脸,以后我带你去外面走走,就知道穿的比她更少的女人不在少数。”

“然后就是,现在修真者的并不是您印象中的无所不能,修为低的人会受很多制约,比如钱。”

“我恰好就有钱,所以会被他们追捧很正常。”

“爱钱是个低俗趣味,因为我和她们扯上了关系,所以您可能会觉得我有些低俗,但是。”

“我现在准备找一些高雅趣味让我远离低俗,比如我可以…”

“爱您。”

明玥女王被这话雷得像被雷劈过一样。

她震惊于林超居然有随时都能求双修的厚脸皮。

冷若冰霜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

羞得将脑袋埋进了膝盖,嘴里碎碎念着安定心神的古文。

而在安顿好明玥女王之后。

林超持续性喃喃自语的行为,引起了顾丹颜的注意。

顾丹颜是警校出来的正式警.察。

结丹初期的素质,也让她的反应稍微敏锐些:

“超仔你在和谁说话?”

林超听见这话后做了个伸展的动作:

“顾科长,记得《华国灵能科干员行为规范》第34条怎么说的吗?”

人民好公仆顾丹颜马上接道:

“多听少说,能发大财…超仔,我真的知道你什么都没说,真的!”

她连娇滴滴都不装了。

骨妖的没有声带,原本的音色有些沙哑低沉有磁性。

听上去就像是两根大骨棒摩擦一样。

顾丹颜没有眼珠,却很有眼力见,认完错之后马上又说:

“要不您看,丹颜也不打扰您休息了,这就带着这犯人离开。”

说完,顾丹颜马上用那只有绷带的手去提小老头。

然而就在她即将碰到小老头的霎那。

那具缠着多道禁制的干瘪身体,裂开了数道缝隙。

小老头的脚像装了弹簧,一蹦蹦得老高。

居高临下,瞬间将一种血色的雾气释放到了病房的每个角落。

原本只是这种程度的药物攻击。

不至于对灵能科的优秀干员造成影响。

但糟就糟在,之前众人从窗户进入林超的病房后。

保密的职业习惯作祟,把窗户关上了。

此时。

密封的病房里。

血色的雾气瞬间放倒了所有灵能科干员。

包括林超。

因为他是榕城灵能科的最强临时工,也是灵能科的一份子。

尽管林超只是闭着眼睛重新躺在了床上,其他人是真的被迷晕了。

“忍辱负重,假装被擒”的小老头。

见病房里已经没有了清醒的人。

终于晃悠着破碎的身体,回到病房的地面上。

风箱似的嗓子里,发出了压抑不住的狂喜声音:

“该死的小条子没想到吧…老夫等的就是这一刻!”

“让你们刚刚那样揍老夫!现在你们谁吸了老夫的毒药都是必死无疑!”

那破碎的身体中间,竟然有一个满脸褶皱的小婴儿狂跳、狂笑着。

他竟是元婴期的修真者。

并且是用毒的!

此时,小老头唯一的、睁着眼的观众,明玥女王。

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小老头实在烦人。

她摸了摸抱在怀里的金龙剑。

准备让老伙计一道剑光劈了这个丑家伙时。

小老头忽然嘴巴僵硬的一开一合道:

“这位尊敬的前辈,我看不到您的模样,但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使用法力。”

“您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