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美人如玉17:尘埃未落

2月的一个晚上,林冰冰的肚子一阵阵发紧,很快就5、6分钟一次,疼痛难忍。凭感觉她是要生了,在子明送她去医院的路上,她就感觉自己的肚子像几百根钉子一起被钉着,没人告诉她这个过程要多久,她想起来村里有个女人疼了一天一夜没生下来,自己都万念俱灰了。

医生给她做了初步检查,淡定的说进产房吧。可殊不知进了产房,边上有一个妈妈正在惨痛的嚎叫着,护士过来冷冷地说了句“你别喊了,宫口开的不够,达不到生产条件,喊也没用!”林冰冰吓的只能忍着。

谁知护士过来查了查她的宫口,推来一个轮椅:“林冰冰,走去产区!”还是年轻的身体更好,没用2个小时,她就感觉下身一空,随着两声清脆的哭声响起。医生托着光溜溜的小娃让她看,林冰冰转过头,是个男孩儿。

那一刻她哭了,她不是开心也不是激动,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昨天还是那个倒在妈妈怀里的小妮子,今天就成了妈妈了,似乎还没有准备好,这一切都发生了。回到病房的时候,子明和婆婆都难掩兴奋,林冰冰却一直有些失落。

出院的时候,由于生孩子的伤口侧切,林冰冰走不了路,子明双手驾着她,缓慢的走出医院。家里倒是让婆婆收拾的干干净净,让她宽心不少。婆婆还给她准备了暖水袋,厚的棉拖鞋。

该吃饭了,婆婆端上来一碗汤,林冰冰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英红耐心的劝道:“冰冰,坐月子不能吃盐,也不能吃的油腻,不然奶水不干净!”冰冰端过那一碗白菜豆腐汤,忍着胃里的不适努力咽下去。

晚上,林冰冰疼地翻来覆去睡不着,孩子开始哭了,想必是饿了。她慢慢挪着自己的身体,侧过去,把孩子侧放着,费了半天劲终于让孩子吃到了奶。她不敢再动一下,伤口钻心地疼。她有些绝望,这样的日子才是个开始吗。她想妈妈了,如果此时妈妈在身边,肯定不会让她独自在黑夜里疼痛吧。

大约凌晨了,“子明,子明!”林冰冰喊了好几声,子明才从鼾声中醒来。“子明,孩子睡不稳,你看看是不是要换尿布,我伤口疼,不敢动!”子明迷迷糊糊的醒来,把孩子的尿布抽出来随手扔到了地下,又取了一块干的给垫上,倒头又睡了。

林冰冰伤口疼,出了不少汗,难以入睡。夜晚很安静,似乎只有她游离在宁静之外。看着旁边软乎乎的小人,她似乎觉得再难也是值得的。

月子里前半个月,子明都没有出去找活,他买菜做饭,也笨拙地抱抱儿子。慢慢林冰冰能坐起来,下地走路了。她给孩子起了个名字:佳朋。她起名字的时候觉得这两个字很顺,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原来鹏飞的名字也有个“peng”。

子明继续开始从事市内的生意,有时候是煤炭,有时候是粮食,批发了再卖出去,钱不少赚。赚钱的欲望在他的脑海里疯长,看着增加的钞票,他愈发没日没夜,连家也回的少了。

子明又出去一星期了,林冰冰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嘟嘟几声铃响后,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嘟哝了几个字,随后就挂了。林冰冰心想:难道是他手机丢了。

子明回来的时候,抱着儿子亲了又亲。还给林冰冰带回了一串珍珠项链,他很兴奋:“小冰啊,今年的生意做的好,这样下去,用不了一年,我们就能买房子了!”

林冰冰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子明,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回呢?”子明一愣,但随即恍然大悟了一般:“那天,我在首饰店挑项链,老板娘的孩子在边上,我把手机放柜台上了。我现在也想起来最后是她闺女把手机给我的。”

“你装好东西,小心点别弄丢了!”林冰冰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