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种的灵植都变成女孩子啦》落英剑冢之行 8间章

“呼——”

战胜了鱼艳艳后,云顶奕收敛起自己的气息,与此同时,他也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和铲子之间有了一股淡淡的联系,只要轻轻拨动——

铲子飞了回来。

少年上下看了看自己的铲子,随后将其收回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所谓剑意,其实是个很玄乎的东西。

比灵力都要玄乎,因为真的没人知道它是啥。

第一代剑仙据说是千年前的人物,靠着一柄从小带到大的剑做出了许多惊世之举,被后人认为是以“剑”入道的第一人。

第二任剑仙则是以灵气转化的剑气入道,万里之外取人首级不在话下。

第三任剑仙充满了传奇色彩,据说当时曾经号令万剑,至今都没有雨云雪雾的天剑峰也被传是他的手笔,而他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在他生前说过的一段话。

“可惜...若是能再多一点时间的话,我就能摸到剑意更远的一些路子了。”

于是剑道江湖上就开始有了一大堆研究剑意的人,后来人们就将剑修那不依靠灵气和身体的控剑能力,统称为剑意。

而剑意,一般都是在剑道上浸淫许久的人才能领悟的,多半是七老八十的老剑修才有这么点,而现在云顶奕这个小孩子身上居然出现了类似剑意的东西?

这...

要不要人活了。

在场的一些剑修此时更是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有一些剑修更是迫切地期待下一把,然后从中找到些许蛛丝马迹,进而否认这个事实。

不过无论在场的人怎么想,云顶奕也不会按照他们的想法变化的。

他今天在这里该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和裁判打了声招呼,得到可以的答复后,云顶奕就跳下了擂台,在众人复杂的注视中离开了现场。

“不,不会吧...”

“这就结束了?”围观人群里发出了一阵骚动,尤其是刚开始崇尚擂台

然后被云顶奕打下去的那个原住民,更是大声鼓噪着。

“再打一场,我没看过瘾,要不然我来和你再打一次也行啊!”

这一副狂热好战分子的样子,让一旁的吃瓜群众不由得走得远了一些。

但留给他的回答只有云顶奕慢慢远去的背影。

“呼——”直到确认自己走到擂台那边看不见的位置,云顶奕才紧张地看了看四周,随后拐进一个房屋间的阴影,胡乱地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手帕,“噗哇”地喷出一口污血,靠在墙壁上不住地喘息着。

战斗了足足半天,和灵力远高于自己的人战斗固然是提升实力,打响名气的最好方式,但背后的隐患也是巨大的。

云顶奕为什么最后要用剑意施展的招数?

因为他的灵气是真的快要见底了,就算《结生典》是恢复力超强的功法,但也不可能一直支撑得住快速的大量消耗。

而且虽然他看上去很轻易地就把鱼艳艳发出的狂风弹给打散了,但实际上他每一次面对这狂风弹的压力都是巨大的,为什么台下会受到狂风弹余波的吹拂?因为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来正面轰散了,必须要用取巧卸力的方式才能节省灵力。

“哈——哈——。”喘息了好久,云顶奕才捂住作痛的胸口,撑着墙壁站了起来,用手臂轻轻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再用手帕把嘴巴上的血仔细擦干,云顶奕才从小巷中走出,继续踏上回到客栈的路。

而等他回到客栈的时候,客栈里面已经挤满了人,小二和老板娘在各色酒桌中穿梭,美食的味道让饥肠辘辘的云顶奕忍不住捂住了肚子。

而说到吃饭——

啊!对了!

少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雪花糖球!”

糟了,自己本来是打算随便打几场然后再去拿的,现在为了疗伤直接回了客栈...

“所以说,你没有去拿雪花糖球,是到哪里去了呢,小云~?”

两个云顶奕非常熟悉的声音在他脑后响起。

他僵硬地扭过头去,只见文月和文心两姐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身后,一脸不善地看着他。

“诶呀...”文月掩嘴轻笑,随后轻轻凑到云顶奕脖子旁边:“来,让我闻一闻。”

“我也要!”文心不甘示弱,经过一下午的休息,少女的脸上已经有了莹润的血色。

两女在云顶奕身上闻了闻随后脸色变得更加深沉。

“女孩子的味道。”文月嘴角上扬。

“臭男人的味道、血腥味。”文心补充道。

“让姐姐猜猜,是去打擂台了,对手有一个是女生?”文月双手一拍,道。

“还受了伤?”文心朝着云顶奕走了一步。

“这,这个...”云顶奕把手举到胸前四处看着,寻找有没有逃跑的可能。

但是文月文心两姐妹各自伸出一只手,把云顶奕壁咚到墙上。

这下好了,绝对跑不掉了。

云顶奕小可爱只能不停地缩头,直到再也没有办法缩。

最后被两姐妹一人抱着一只胳膊强行拉回房间。

“救——命——啊——”

客栈外,天香楼蓝月城分部。

王淼坐在隔间内,看着坐在他旁边的一些人,翻了翻白眼。

“诶呀,居然能让那家伙吧宝贝孩子入赘给你。”

一旁顶着个啤酒鼻子的大汉一把揽住王淼的肩头,含糊不清地说道。

“就是啊,我刚刚手下的人可看见他在一个擂台上打了一下午,连那个隐世宗门化兽门的弟子都败在他手下了呢。”

一旁长着一只狐狸尾巴的女子走过来给大汉斟酒,然后掩嘴轻笑道。

“居然这么强啊。”

一旁坐着的黑衣萝莉晃了晃脚丫,把杯子递向狐狸尾女子,得到了一杯酒后满足地喝了起来。

“那当然啦,他可是...”

站在圆桌最里面的麻衣大叔笑了笑,随后突然意识到什么,沉默了下来。

原本还算热闹的酒桌上顿时变冷。

“蠢货老公,有没有点眼力见啊!”从房间外面走进来的旗袍女子一巴掌甩在大叔头上:“家里也是,儿子都是你教坏的!”

“不,这...”男人立刻想要反驳。

这对夫妻拌嘴的样子让众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刚才有些冻结的气氛又再度热络起来,就被碰撞和饭菜的热量让桌上洋溢起幸福的味道。

“是啊...”

王淼拉起自己身旁老婆的手,轻声道:“都过去了,他现在是我女婿。”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以来都很跳脱,充满活力的九霄盟盟主身上,突然浮现出一股老者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