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长安(1)

嘉和三年,我携年仅五岁新帝登基,垂帘听政,权倾朝野,我顶着满面不合我年龄的妆容,站在这个王朝最高处睥睨一切,你曾说既然我爱这江山,不妨送我罢了,是啊,天下人都觉得这万里山河无上权力任谁都想拥有吧,可我要的,却只有一个他,他不在,我便什么都不要了。

十三年,我退出前朝,将一切事宜全权交付当今皇上,十年,我用十年时间来帮你看护这个王朝,终究这是你央求我的最后一件事,我也算办的尽力,从此也不再欠你任何,希望来世我们谁也不要找到谁,便再也不要相见吧。

十五年,太后薨,却也不过三十又六的年纪,太医的说法是忧思成疾,抑郁而终,我自己却知道,我只是太想他了,我的长安,名字多好啊,长长久久,平平安安,却最终也辜负了这个名字,也不知他是否会怪我这么早便去寻他,我瞧着自己还算年轻,进来也算保养的好,再过几年倒是怕他会嫌我人老色衰不待见我,便早一些去找他吧…………

      十七岁时,我娘为了我的婚事着急上火,牙都疼了好些天,一边托人替我寻得一家好夫婿,一边瞧着我翻墙上树,牙着实又疼了一些,与我同龄的女孩子今年陆续有人出嫁有人定亲,大约只有我家的门槛没有媒人登门。

我也知道这个原因无非就是坊间流传,林若为林将军家独女,自幼跟在将军身边教养长大,虽每日舞枪弄棒,武艺也实在一般,但是捣蛋的功夫是一点都不弱,大祸小祸闯过无数,琴棋书画皆只学了个皮毛便把先生气走,得身边有丞相之子陆煦庇护,又有林将军护短,只要不出大乱子倒也都能摆平,气走几波先生以后也觉得自己的女儿不是那块料,便越发任性,这样的姑娘就算是家世显赫,也不敢轻易娶进家门,最后可能也不过在将军的施压下嫁与一倒霉人。

我对这一说法很是不屑一顾,谁说我要依靠爹爹才能嫁出去,那从小跟在我身边的长安最乐意娶我了,哦,长安是陆煦的小名,我还是更喜欢叫他长安,听着更为亲近,这也不是我在一厢情愿,这话是他真真的说过的,一言既出,我便一直等着他来娶我。

想起我与长安的相识,那是我第一次偷跑出府邸,那时还小,我娘觉得我还是个可塑之才,想将我培养成一代才女,天知道我这个不开窍的脑袋怎么可能学会那些文邹邹的东西,我便趁先生不注意从后院的狗洞偷偷钻了出来,这可是我暗自筹谋多日的逃生密道,哪知刚一出来便撞到了一个小男孩身上。

正想着哪家的小孩跑到我家墙角做什么,刚一抬头,却发觉这个小男孩长得可真好看啊,一时怔住,我一向是喜爱漂亮的物件,但也不曾见过哪个小男孩是这般干净漂亮,我盯着他看了好久,他倒是有些不自在先开了口,“干嘛盯着我看,是太好看了嘛?”“好看啊,虽然和我比还是差一点,但是已经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子了”听着我的回答,他乐得前仰后合,当即表示,我这个小姑娘脸皮和他一样厚,可以做他的小跟班,虽然我不情愿做他的跟班,但又想了想这样可以总是见到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委屈点也没什么关系,立即就答应了。

“我叫陆煦,既然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小跟班了,便叫我长安吧,我家里人都这么叫我”此后多年我都在想,那日如果并未出府,可能他也能如这个名字一般平安,终究他的祸事皆由我而起。

由于我这个小跟班实在太能闯祸,大小祸事都是我带着我的老大去闯,到头来还是他帮我擦屁股,替我担着不少罪名,后来他时常捶胸顿足,觉得收我当作小弟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现在看来很明显我比较像大哥,我常常宽慰他,道你永远是我大哥,我是不会和你争这个名号的。听罢,他便追了我两条街,才在我们最爱吃的混沌摊前把我逮住并请我吃了一大碗混沌。

他要娶我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什么大场面,大约是十四五岁,我们一起出城去玩,看到一颗野果子树,我平素最爱吃酸溜溜的果子便上去摘,长安便在下边拾我摘下的果子,哪只我脚下踩的树枝断了,一时不稳,直直落到地上,长安还在专心拾果子,被我这天崩地裂的大哭吓了一跳,看我摔成这样也吓坏了,忙把我抱起来,幸亏树叶比较厚爬的也不高,身上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只是这脸上疼的厉害,我一摸有血迹,心想完了,这不是毁容了吗,正是爱美的年龄,便哭的更大声了,一边哭一边嚎着说,我变丑了,以后没有人愿意娶我了,眼泪碰到伤口更疼了,越疼眼泪越多。

长安在一边急得不知怎么办,突然,他和我说“别哭了别哭了,以后我娶你,不管你变得多丑我都娶你”我愣住了,之后的事情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当时西斜的阳光,满地金黄的树叶和一个少年坚定的目光,他说他会娶我,我便满心欢喜等着他。之后我们二人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好像从未发生过,他依然隔三差五带我去吃我最爱的混沌,依然陪我一起去闯祸然后给我收拾烂摊子,依然恨铁不成钢的教育我应该听他的话,依然背着我穿梭在大街小巷,依然每天臭屁的炫耀他的美貌和我小时候对他的相貌一见倾心,但也确确实实与以前不一样了,是眼神吧,我想他一定把那日的风景都藏进了眼里,不然我怎么会一看到就脸红呢,一定是。

十七岁那年花灯节,我约着长安一起去出去玩,谁想他并不是一人赴约,身后跟着一个少年,倒也眉清目秀,只是眼神中有说不出的冷,初见时我看着他的眼睛便不禁打了寒战,虽然也很漂亮,但是和我的长安比便逊色不少,我不愿与他多做交谈,但毕竟是与长安一同而来的朋友也不好对他太过冷淡,我便同往常一样,拉着长安到处转,在他身边絮叨着这段时间我娘又怎么每日对我唉声叹气,隔壁新来的大黄狗是怎么冲我狂吠,我又是怎么用一根大骨头征服了他,讲的开心的地方手舞足蹈,长安遍在身边护着我,眉眼含笑,我们一起逛了花灯,吃了糖人,又去吃了一碗我最爱的小混沌,末了,那个少年开口道,这是他一生最开心的一个夜晚。

我听着便觉得他好生可怜,一定是哪家大人的少爷,每日被囚在家中院子里读书,对他态度也缓和了一些,回家时,还和他相约以后可以和长安一道来找我,我可以带他上山摘野果,下河摸小鱼,京城这边我再熟悉不过,说罢便和长安依依不舍道别,长安说,他给我亲手用木头雕刻了我的画像,明天拿来送我。我开心的扑到他身上,和他说,明天一定要来啊。谁也没有想到,我们期待的明天,再也没有到来,

花灯节当晚,我们全家正在睡梦中,大批士兵冲进家中,杀了反抗的仆从,抓了家中所有人,只是听宣旨的人说,我爹爹勾连别国,意图谋乱,满门抄斩。我一时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明明每个词都认识,串起来我倒不能理解了,我爹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只能一直哭,爹爹厉声说道,有什么好哭的,我们林家的儿女最忌讳哭哭啼啼,没做过的事情是不会认的。

我只能把眼泪吞了下去,头脑一片混乱,同行尸走肉一般跟着家人进了大牢,在牢狱中,阿娘一直安慰我,如果有机会出去,好好活着,不用替我们报仇,娘只希望你能快乐,我不明白原来死亡离我们这么近,我坚持同我阿娘说,我要一直陪着他们,不管是生是死,一家人总要在一起的,我不愿意一个人活着,太过孤独了,在狱中消息闭塞,但我始终相信,我的长安一定会来找我,他会救我们的,不知过了几日,只听又一份圣旨来宣,说谋逆罪名属实,五日后处斩。不知为何我的心情突然平静了很多,想着和家人一起走,总不至于太害怕太孤单,就是想在这之前见一下长安,问问他,他要送我的东西可刻好了嘛?我期待了好久呢。想着想着便昏睡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干净清爽的屋子,我有点恍惚,难道这几日都是做的一个梦吗,奇怪间,有一个胖乎乎的小侍女推门进来,和我说,小姐你可算醒了,要吃点什么嘛,奴婢这就去给您弄点吃的。我是话本子看的太多了吗,灵魂附身到了别人身上嘛?难道我已经死了?便在这时候,花灯节上那个少年推门进来,让我知道,这不是梦,我真的还活着,我有些吃惊,谋逆是怎样的大罪,我竟可以从狱中出来,难道家中人都被放了嘛,我惊喜万分。

少年这时开口解释说,谋逆一案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他在他父皇的寝殿门前跪了三天,终于求的圣旨,许我嫁给太子做妾,但是要改头换面,在天下人面前,林将军独女在狱中已经突发疾病,在斩首前已经在狱中去世,从此,林若便已经死了,我叫云舒,是太子府中一名侍妾。没错,花灯节在长安身旁的少年,便是当今太子,沈晨。

想起那日在花灯节上,长安对他的恭敬,甚至说我逾矩,我一直以为是他不想让我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这么不大家闺秀,毁了我娘的辛苦栽培,原来是因为这个外人,是当今太子啊。但是现在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我的爹娘呢,他们不能活下来,那我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沈晨说,他已经尽力了,最后能救下来的只有我一人,说在救我出来时,我爹叮嘱,我这十几年一直在家人的保护中长大,只希望以后能有一人护我,不要再搅进这浑水中,安稳度过一生。

我听着便突感一阵眩晕,便又昏睡过去,也不知又睡了多久,只知道第二日林家就要被斩首,而我,也要在明日进太子府,我一心寻死,便也不再哭闹,只是静静躺在床上,沈晨见我如此,只能每日每日陪我身边,生怕我一时想不开,父母走的那日,我朝着刑场不住的磕头,心里想的都是,爹娘你们等等我,我马上去找你们,从那时候我便没有笑过,可能从前的林若真的死了吧,那些欢笑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离我如此遥远,我日日不吃不喝,只是在床上静静躺着,最后,我见到了长安。

长安终于来看我了,就在几日前,我还满心欢喜想要嫁给他,如今,我成了他人的妾,家破人亡,幸好,长安还在,他也是我在这世间唯一想要见的人了。这些日子没见,长安也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明朗的少年了,好似这些日子都没有休息一样,双目失神,满脸疲态,只是轻轻抱着我和我说,对不起,没能护你周全。傻瓜,我知道的,这些和你没有关系。

这么多天,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的像从前的林若。他将刻着我的小木偶送给我,和我说了好多话,讲起我们的小时候,喂了喝药吃粥,我都乖乖的听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什么都没有变。接下来的几个月,长安几乎每日都来看我,而我也大好,也能出门走走,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是在长安面前像从前一样开朗爱笑,他不在,我便一声不吭,期间,沈晨也来看我,我对他很感激,但是毕竟是他父皇杀了我全家,对他,我始终不知如何面对。索性他很忙,这几个月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帝驾崩了,沈晨作为太子,自然负责料理一切事情,再过一段时间,他就是新的皇帝了吧。

长安再来找我时,和我说,他已经去求太子放我走,他不要在这京城所有的一切了,他要带着我游山玩水,行侠仗义,找到一处人间仙境便在那里安家,不问朝政,闲云野鹤。他同我说时,眼里熠熠生辉,我仿佛又看到了那日他说要娶我的神情,我愣愣的点了点了头,他便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抱着我转圈。我也很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离开这里,我会像我爹爹期望的那样,平凡安稳的度过这一生的吧,想着,更期待离开。

这几日,我思来想后,毕竟太子救过我一命,并且答应我和长安离开,我理当去谢过他,这么想着便到了太子的书房,说起来,我来东宫这几个月从来都没有出过自己的小院子,没想到有这么大,可能最近想着离开心情越发明朗起来,走到书房门口,隐隐听到有人在说话,倒也不是我要偷听,我只是听到了关键的字,林将军。后面的对话听的我心惊胆战,我终于明白为何一夜之间全家被灭门,也暗自懊恼自己竟然想要抛弃一切,没有调查过整件事情的奇怪之处。

原来整件事情都是一个局,一个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布的局,爹爹在军中的威望越来越高,引起皇室忌惮,这是爹爹一早便知道的,所以近些年,他一直在借口身体不适,逐步交出兵权,可多疑的皇室并不会相信这是爹爹的让步,加上我与丞相儿子越来越亲密,如果两家联姻,以皇室的多疑,这无非是对他皇位最有威胁的事情。

其实这些事,我也猜到几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沈晨,在这件事情又扮演了什么角色,皇帝想要为太子除去障碍,便将整件事情交给太子去办,一来可以看看太子的能力,二来也为太子铲除障碍。而花灯节那天,沈晨的突然加入,并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为了看着我,如果有必要,抓了我威胁我爹。

而最终却没想到我却是他的一个意外,花灯节上,他说我是他见过最明媚的女孩子,他从一出生就是太子,注定要学礼法,讲规矩,做一切事情都是为着父皇高兴,稍大一些便学着朝堂的权衡之术,看着诡谲的人心,自己仿佛一直深处黑暗之中,自从花灯节见了我便知道,我是他的一束光,是他在这黑暗世界里的光亮,所以他不顾他父亲的反对,执意救我出来。

我愣愣的听完所有,我就知道,我与长安这一生的情意便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