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怪谈校花找上门》狐嫁 第五章灯火阑珊处

罗毅拉开了胸口的衣服,再拿出了一把小刀(平时削水果的),插了进去。

周正一愣。

罗毅龇牙咧嘴的把刀拔了出来,被刀割开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罗毅无奈道。

“我和小雪都答应了,我们都被五面神救活过来了,但我们都不算人了。”

周正瞪大了眼睛。

“不算人算什么?”

罗毅挠头道。

“大概是邪神眷属,邪教徒什么的吧,反正我现在肚子里没什么内脏,饮食与饮水的需求降低到了极限,只要身体不缺失到三分之一以下就不会死,甚至我的身体素质都比过去强了一倍。”

一边的老胡啧啧一声。

“真的,老罗你死的时候我还多伤心,现在你一活,我都开始羡慕你这五面神送的身体了。”

“有什么好嫉妒的。”

小雪满脸灰败。

“这身体又不是白送的,五面神要我们去传教的。”

说着,小雪看向周正。

“哦,对了,五面神托我给小周你带段话。”

“什么话?”

“五面神说,你说了要给她带来更多的信徒,哦不,也不用信徒,要把她的存在说出去的,可别忘了。嗯……还有,你以后是五面神的教主了,我们这些邪教徒,邪神眷属都听你指挥。”

卧槽!

神他妈跑了趟山区,等山区事儿完了,自己多了个便宜哥哥,多了一堆国宝,甚至还成为了一个邪教教主。

自己才是一个建筑系的大一新生啊,未来就是个搬砖的,这么多诡异的身份真的好吗?

罗毅朝着周正伸出手。

“总之,未来你就是我们的上司了,老板,未来多多照顾。”

周正白了罗毅一眼,走入了义庄。

魏龙蛇这老家伙居然在义庄搭了个篝火,放了个铁锅,正在煮泡面。

见着周正进来,魏龙蛇严肃道。

“老道就煮了一包泡面,你别和老道人抢。”

“……”

“魏道长,这个,其实我来发山村找你,是因为某些,嗯,比较麻烦的事儿的?之前我被搅糊涂了,不方便说,现在您有空吗?”

魏龙蛇一边用筷子搅铁锅内的方便面面饼,一边问道。

“什么事儿?”

周正将自己身上的清妙娘娘与林彩儿的事儿说了。

魏龙蛇搅方便面面饼的手停了下来,面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周正期待的等待着。

等着清妙娘娘与林彩儿一走,自己就自由了。

“老道不知道。”

闷了半晌,魏龙蛇的回答让周正大失所望。

“魏道长你不知道?”

周正一脸的难以置信。

魏龙蛇没好气的哼了声。

“小伙子你把老道当成什么,道祖还是圣人,老道人一个凡人,有不知道的东西很奇怪吗?你这什么吞了鬼和神的体质,老道是听都没听过。”

“不过……”

魏龙蛇从脚边拿来一个缺口的碗,拿着筷子给自己夹面。

“既然是你的身体主动吞噬鬼,神的,那应该是你本性神通,犯不着慌得。”

周正着急道。

“可是有人跟我说,跟着鬼怪呆久了,阳气被吸多了要暴毙的。”

不单单是清妙娘娘这么说,周正已经询问过方纪了,方纪也和周正说过,人和鬼住个一两年,能不被鬼榨干阳气再暴毙,算那个人底子足,祖坟青烟不止了。

周正倒是喜欢林彩儿,但这条命也放不下啊。

魏龙蛇开始给夹出来的面倒上酱料。

“小伙子,你在一个满水的水缸里舀走一个矿泉水瓶盖水,你觉得对于这个水缸来说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意思?”

魏龙蛇吸了口沾满了酱料的面,咀嚼了几下,咽下去后回答道。

“小伙子你之前可是把五面神都吞了下来,现在不过养几只鬼,消耗和吞下五面神相比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五面神是水缸所有的水,那些小鬼就是从水缸里舀走一瓶盖水。”

周正有点不信。

“魏道长,你不是在晃点我吧?”

魏龙蛇将吃了几筷子的面放到了一边,起身走到了周正的面前。

“小伙子,把你的右手给我。”

周正抬起右手,魏龙蛇抓住了周正的右手,将其翻到背面,指着周正手背的“卍”字白印说道。

“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周正摇摇头,年轻人有些迷糊。

“这是哪来的?”

魏龙蛇食指,中指在周正掌心顶起,周正手背处的“卍”字印散出了淡淡的白光来,有一根刻有五魔头像的白色骨杵从周正的手背“卍”字印中央由虚转实。

周正嘴巴微张。

“这,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那位死魔的天成之物,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五面神渡劫后修为更上一个层次,老道人被死魔差点揍死,活下来也得了不少好处,小兄弟你的话。”

魏龙蛇另一只手抓住了五魔杵。

这一抓住,魏龙蛇面上的肌肉迅速抽动了起来,一时间笑,一时间哭,一时间暴怒,一时间委屈。

面色变化不断。

抓住的一秒后,魏龙蛇猛地将五魔杵向外一丢。

老道人面色泛红的后退了几步,呼吸沉重。

这魔道法器一握上便是魔音入耳,嘶吼狂笑哭泣不停,更有喜怒哀乐混做一团闯入魏龙蛇元神。

若不是魏龙蛇已经是鬼仙,玄门修行极深,这五魔杵自带的污人灵性的造魔之法能直接把魏龙蛇逼疯。

当初死魔一击将这五魔杵扎入魏龙蛇心脏,魏龙蛇只支撑了几秒钟就觉得自己要去和阎王爷聊聊下辈子投生处了。

而这样的东西,居然存在在周正的手背上。

周正都不会被魔音,魔念搅扰的吗?

魏龙蛇指着丢在了地上的五魔杵。

“小伙子,你,你去摸摸看,有什么感觉吗?”

周正走了几步,低身抓住了五魔杵。

入手温润,重量也不重。

周正面色如常。

魏龙蛇深深的看着周正。

“小伙子,你真是,算了,老道人可以保证,你五面神,五魔杵都能吞,这几个神神鬼鬼的,都是毛毛雨,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的,不过你要是还是怕,半个月,哦不,一个星期来老道这儿一次,老道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就行了。”

周正不甘道。

“不能一次解决了?”

“你得个感冒都要一个星期才能康复呢,身上这么大问题,还想一次性解决?”

Emmmmmmm……

周正躬身,抱拳。

“那未来就麻烦魏道长了。”

魏龙蛇抚着自己的胡子笑。

“不麻烦,不麻烦,以后来的时候,带几瓶啤酒啊,白酒啊,白斩鸡,猪头肉什么的就行。”

周正看看魏龙蛇脚边的泡面。

这老道士在荒山野岭的,生活不富裕啊。

怪不得一个星期要自己来一次。

“自然,自然,我一定会带些酒水下酒菜来的,哦,对了,这个五魔杵。”

周正一边看看手上的“卍”字印记,一边比划着五魔杵。

“这个,怎么收回去?”

“你把这个杵放到你手背那个印记就收进去了,对对对,就那么放进去就行了。”

有些神奇,周正将这什么五魔杵按到了手背之后,这五魔杵由实转虚,在手背没有感觉的情况下,进入了周正的手背。

“小伙子你要是要用五魔杵,就摸摸手背,差不多也能摸出来的。”

周正摸了摸手背的“卍”字印记,居然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手里。

然后还真可以抽×出来。

天,这到底是什么神奇玩意儿?

半个小时后。

周正走出了魏龙蛇所在的屋子,再出了义庄。

等待了良久的老胡,罗毅,小雪都在,周正这一走出来,老胡,小雪,罗毅都跟周正交换了微信账号。

周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忙问道。

“诶,对了,那个司机呢,我怎么没看到他?他没被五面神复活吗?”

罗毅耸肩道。

“这个司机死的太久了,过了一天救不了了。”

周正啧啧一声,心里给司机默哀了几秒,再跟着老胡,罗毅,小雪一起下了发山村,朝着就近的巴士站去了。

等着周正等人走远。

吃完了泡面的魏龙蛇从义庄走了出来,老道人目送着周正等人走远,又抬头看了看西北山的方向。

那里是五面神居住的地方。

木以一雷为一劫,兽以一死为一劫,鱼以一涸为一劫,虫以一火为一劫,二十一劫称妖精,三十六劫为妖祖。

五面神横渡七百年一降的死劫,这位本就让茅山掌教都觉得忌惮的微,如今怕是已经抵达了地仙与天地同老的境界。

这样的怪物,对于人间界来说,未免有些可怕了。

魏龙蛇走向了西北山,一路到了五面神居住的茅草屋前。

昨夜周正见着的五面神居所,是由无数只有上半身的人组成的屋子,魏龙蛇眼前,就只是一个单纯的草屋。

魏龙蛇吟唱道。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魏龙蛇等了五秒,茅草屋没反应。

魏龙蛇再吟唱道。

“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茅草屋还是没反应。

魏龙蛇想了想,再念道。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茅草屋继续没反应。

魏龙蛇面露不悦,嘴巴却还是说道。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茅草屋传出脚步声,草屋柴门打开,一位穿着白色汉服,长发过肩的温柔美人走了出来。

魏龙蛇上下打量了一遍,哭笑不得道。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汉服美人面带羞涩,白皙如雪的牙齿轻咬粉嫩的嘴唇。

魏龙蛇哀叹道。

“道友,天上白玉京缥缈,云天青水瓶剔透,清梦压星河逍遥,何必寻那灯火阑珊处,须知红颜枯骨,皮囊腐臭,爱恨如大梦,转瞬即逝,道友何苦来哉。”

汉服美人笑道。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这就没什么好说了,魏龙蛇转身,一边摇头,一边嘲笑道。

“痴儿女,嘿,痴儿女,这劳什子情情爱×爱纠葛难断,会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魏龙蛇一边下山,一边放声大唱。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嘿,骨髓枯!骨髓枯!!”

余音袅袅不断。

站在茅屋前的汉服美人咯咯咯的笑。

这魏龙蛇修行到八十多岁,还是一副纯阳之体,看他刚才所言,也都是为了修行不需男女之情。

但听到汉服美人说这男女之间情情爱×爱的事儿,不甘之后居然喊出了吕祖的诗。

柠檬味都能从山腰弥漫到山顶了。

八十岁的老处男……

老心理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