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绝世仙姬养成录》第一卷梦起离山 第一百一十五章突如其来的变故

“咚咚咚……”

一连串的轻快脚步声响起,两个少女在木质的楼梯上快速地向上走去。

与前面有意无意的按着裙摆防止“走光”的乐乐不同的是,徐子瑜是双手提着那长长的轻纱薄裙来抬腿向上的。

这套奢华的衣裙漂亮归漂亮,但是各种妨碍行动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像走这种稍微陡一点的楼梯,如果徐子瑜不把裙摆至少提到接近小腿肚的位置,那么随便向上走一步都会踩到裙摆的边缘,然后就极有可能摔倒。

不过她把裙摆这样提起来自然就会露出脚上的白色布靴还有小腿部位紧密贴合的布袜。

放在无人的地方倒是没什么,但是站在大堂里的公孙弈无意间瞟到之后,目光立刻就转不开了。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直接就想到了去洗魂渊的那晚,自己隔着布袜帮徐子瑜轻揉足部的场面。

那是他第一次那样近距离的观察一个女子的裸足,更是第一次用手去揉搓那柔嫩之极的皮肤。

虽然后面是隔着白袜,但是公孙弈到现在为止都还能清晰的回想起当时的手感和徐子瑜那满脸羞窘的可爱表情。

不知怎么的,看着看着,公孙弈的手上居然有了些燥热,好在这时候徐子瑜的身影已经冲上了二楼,公孙弈这才缓缓收回了目光。

然而就在他重新望向了大门外的瞬间,他的心底里忽然升起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惊讶不已的想法。

娶了她吧!娶了她吧!

那就像是另外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底里连续的呐喊着,带着一股子疯狂的意味,同时那语气又异常的期待。

这绝不是他的声音……

公孙弈猛然回过神来,他又抬起右手看了看掌心处的血色纹路。

相比起之前,这条原本极淡的纹路,居然在这段时间里清晰了许多,那剧烈跳动的血管几乎都要突出手掌的皮肤了,看着十分的渗人。

这个变化让公孙弈的脸色也瞬间大变起来,那震惊的表情中明显带着一丝慌乱,以他的定力来说,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的可怕。

怎么会这样?

公孙弈只知道自己手掌上的这道血色纹路和某种失传已久的阴阳禁术有关,而他之所以如此拼命的修炼,就是为了能够压制住这道血纹的成长。

因为这是一道“凶纹”,而且是阴阳术中最恐怖的“噬主咒印”,如果任由其发展起来不但会让他慢慢的丧失心智,到最后甚至会让他爆体而亡。

离山对于东瀛海国的阴阳术虽然也有一定的涉猎,但是像这种早已失传的禁术却毫无办法,好在他的资质极佳,灵根属性又很特殊,所以这才能够通过争分夺秒的修炼堪堪压制住这道“噬主咒印”的发展。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刚刚的时间里,这道“咒印”像是得到某种催化剂一样,居然有了蓬勃生长的迹象,并且直接冲破了师叔祖设下的禁制,这就不得不让公孙弈大为震惊了。

事关自己的生死,公孙弈丝毫不敢怠慢,立刻原地打坐开始运转灵气全力压制这道咒印。

但是身体内凝聚起来灵气刚一接触这道咒印就被“吞噬”了,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无论公孙弈调集多少灵气去压制它,它都能转头就将其完全吞噬。

这种情况让公孙弈有些骇然起来,他自认这么多年来这道咒虽然给他造成过几次大的伤害,但却从来没有一次是这样让他无力的情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额头已经见汗,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已经压制不住这道即将爆发的咒印了,立刻就想要起身去找天元殿找师叔祖。

“咚咚咚……”

然而他刚刚起身准备出发的时候,楼梯处居然传来一串下楼的脚步声。

“公孙师兄,你刚刚是不是想要把之前我交给你保管的那些物品给我呀?那你上来呀!直接放在我的房间里就行了。”

跑下楼来的居然是徐子瑜,她站在一层楼梯的中段,双手扶着楼梯,双眼直直地看着公孙弈。

徐子瑜本来已经快要参观完二楼的房间了,只不过她忽然想到公孙弈单独和她说话怕不是要把那些私人物品还给她,立刻就趁着乐乐还在的这段时间里想把公孙弈喊上来,这样她就不用独自面对着公孙弈的尴尬了。

只不过……

“额……一会儿没见,师兄你怎么出汗了?”

徐子瑜的表情微微有些惊讶,因为公孙弈额头上的汗珠还是很明显的,而且脸色也有些不对劲,像是震惊又像是恐惧。

这种状态的公孙弈,徐子瑜当真是第一次见,一时间不由得愣住了。

“徐师妹!我……”

公孙弈一看下来的是徐子瑜,立刻暗呼糟糕,他可不想让徐子瑜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因为以少女的性格绝对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从而时不时的就担心他。

他不想看到徐子瑜为他担忧,所以正准备借口把这件事遮掩过去。

岂料他刚开口,右手掌心传来的感觉立刻就不同了。

那是一种如同退潮般的气息回落,右手掌心处的那股压力瞬间就开始变小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这个过程转变得太快,以至于公孙弈都顾不上说话了,迅速的就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那道血色纹路重新回到了最开始的那种极淡的状态,居然真的被压制住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

他刚刚并没有做什么啊?

一时间根本想不通眼下发生的这些变化,不过既然压制住了那便是天大的好事,公孙弈也强制恢复了平静,开始认真回应徐子瑜的问题。

“没事,徐师妹,刚刚无聊冥想的时候运转灵气出了点岔子,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哦……没事就好,我刚刚还奇怪你是在做什么的体力活吗?哈!”

听到公孙弈的解释,徐子瑜松了口气,不过一想到自己刚刚脑子里冒出来的各种奇怪场面,又有些忍俊不禁。

“你上来吧,公孙师兄,现在房间里还什么都没有,你看看也没事啊,你剑鞘里的那些东西总不能放在大堂里再让人搬上去吧?”

见公孙弈似乎有些发呆,徐子瑜连忙提醒了他一声。

“嗯,好!”

公孙弈原本是打算先离开这里去天元殿找师叔祖的,但是感受了一下咒印的稳定程度,估摸着应该不会在短时间内再度爆发了,同时他也不想徐子瑜看出他的异样,便点头答应了徐子瑜。

于是,两人一起走上了二楼,在绕过了房间外围的走廊后,来到了一处敞开着大门的精致房间前。

阁楼的二层居然是分开了多个房间的,其中卧房有两个,分为主客,此时两人就站在主卧房的门前,至于客卧只是规模相对来说小一点,里面的结构是完全一样的。

“乐乐师姐,我把公孙师兄叫上来了,你说把那个大梳妆台放在哪个位置比较好呀?”

徐子瑜先是向公孙弈使了使眼神示意他也进来,然后就微笑着走进去询问正在帮忙整理房间的乐乐。

“子瑜师妹,我没有用过梳妆台呀,你这个问题可真是难倒我了。”

乐乐闻言一脸苦笑的看向了徐子瑜,她从到现在为止的生活都非常朴素,确实没有体验过这种小姐般的生活。

“哦……那我看看放哪里合适一点。”

徐子瑜自己也没有用过,不过那个梳妆台的大小她还是有些印象,此时扫了一眼宽敞的房间,然后就抬手指了指采光比较好的一处墙面。

“呐,公孙师兄,梳妆台就放在这里吧。”

徐子瑜微笑着转头看向了公孙弈说道。

“嗯……”

公孙弈点了点头,随后就用指尖轻点了一下腰间的剑鞘。

随着“铮”的一声,剑身略微浮出鞘口,紧接着一道影子立刻冲了出来,并且飞快变大之后落在了公孙弈的手中。

“咦?这是什么?”

发现居然不是梳妆台,徐子瑜登时呆住了。

那竟然是一枚夹杂着各种暗纹的白玉手镯……

不过公孙弈却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朝着一旁的乐乐投去了一道目光。

乐乐能得到龙玄霸的喜爱凭的就是观颜察色的经验,此时感觉到了公孙弈目光中的意思,立刻就开始走向了房门准备离开。

“时间也不早了,子瑜师妹,我先去叫几个勤快的同门来帮你把整栋楼都清扫一遍,你待会儿摆好那些家具后记得出来等候,你的房间由我来整理,保准等你再进来的时候绝对干干净净的焕然一新!”

乐乐边走边向着徐子瑜说着,脸上的表情温和中又带着自信。

“唉……唔,好吧,多谢乐乐师姐了。”

徐子瑜把公孙弈叫上来就是想着乐乐师姐在一旁的话,这家伙应该不敢说些“露骨”的话,岂料乐乐师姐居然立刻就要离开。

不过她总不可能强留乐乐师姐呀,那样不好解释也会显得她有些心虚。

不过在乐乐真的离开后,徐子瑜立刻便有些不自在起来。

好像自从她感觉到了公孙弈对她的那种异样感情后,她每次和公孙弈说话都会有些不自在。

这种情况真的好难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