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为将军平天下(三)

“投以贼寇肉糜,与之万千罗绮,赠之城中珍宝,请表于上受之名——镇北之王。”

帐外士兵鼾声作响,应北风寒。人步马蹄帐前来往,将军谋事夜不能眠。

数日之后,吾未见将军有亲敌之势。心中弦紧,忽有侦查之士来报,距城百里有大军压境。所过之处蹄印重叠,扬尘蔽日。

帅帐之中,案上文书三份,陈列将军面前,将军犹疑,劳神费思。

“阮儿,吾该如何力挽狂澜?避毁城之灾?”

“利之计,仍可用。”

“那我玄朝威严何存?后世之人何评?”

“阮儿不知后世之人如何评说,只知若是将军爱惜此城,爱惜玄朝山河,此举可使将军受民爱戴,受天子器重。”

将军不语,举符印盖华符于书文。

次日清晨,日上东山,银库珍宝,一一装车入册出城北往。

将军立于吾旁,疑到“如此城中空虚,只得弃城向南。阮儿确信如此?”

“不然,若作此举尚有一事未完。整装列队,每日操练。借用北风之势,以烽火求援。”

“阮儿糊涂,烽火求援需圣上准许才可,岂是儿戏?且这边关狭隘,驰援之军能来者甚少。”

吾观北山,只听耳边似有胡琴作响。

“驰援非同作战,只需长吾军气势,乱敌军心思。铁蹄之军非无脑之人,其所逐之物,无外乎钱财金银、罗绮华裳。北引祸水还需吾等让其心知玄朝不可欺。”

将军闻此,心结舒缓,道:“如此一来仍可一战?”

“非也,应为必战,且战不能退,战不能降。”

边隘城楼旌旗不展,贼寇吞财夜奔极寒。行军速度因财而缓,大汗不纳谋士劝谏。

谋士曾言:“此财不善,必遭祸端。”

大汗无畏,气正而言:“玄朝臣服,铁蹄何惧?纵使铁蹄之军气吞山河,然则北地非其所能入驻之地。”

谋士不言,嗟叹不已。

西北天,乌云残,不日铁蹄之军便驻扎于城前。

风言风语随风飘,传至铁蹄之王比博宏宇耳中。

“玄朝边隘无财可敛,悉数被北蛮之人夺去。现下城中由一男一女两位将军统帅两万士兵守城,前日城中烽烟四起,近日援军将临。”

宏宇观边隘之图,思北蛮之人迁徙之线。

哂笑而言:“此番我军定当一举多得啊,哈哈哈。取军十万镇守此地,派军五万追夺钱财。玄朝边隘不下三日便可夺取,北蛮之人不下两日便可相遇。我军可先夺边隘以作据点,吞北蛮以扩疆土。”

夜月清明,空朗星稀,雀迁西南,雁向南飞。偶有飞兽,咿呀作响。忽闻雷震,云遮夜光,风急马鸣,雨落秋城,击帐声响,城河水涨。

吾启帐帘,心中明亮。

“此乃天公作美,赐吾等庇护,演明日胜仗。”吾出手触雨,水光冰蓝。

将军谢书,走至帐前“此雨冰冷,但却暖心,拖延战况,延城寿限。”

“阮儿今夜陪我可好?”将军忽言。

吾心中疑虑,恐雨制幻像。

“将军方才作何言?”

将军回神,快步行至桌前。“吾言阮儿……阮儿计谋无双。”

吾心下感叹,左不过智谋二字,其终究不认吾爱慕之感,虽自提起却不愿多谈。

“阮儿退下,明日来见。”

雨幕重重,衣裳单薄,未有纸伞,阻雨漂泊。感叹将军有吾在侧,哀叹阮儿无人在旁。千顶千帐,千烛千亮,马儿不语,军士无言。

身湿尽,泪断绝,烛光灭,人心寒。城河护,吾自安。

宏宇观气象,愠怒非常。

“如此雨给敌喘息之机,北蛮之人无根无城,不足忧虑。时下这玄朝边隘,援军将驰,耽搁一时便难攻一分。”

谋士言:“大王何不今夜奇袭,城河未深,敌军无援。”

“秋雨实寒,淋之者多病,寡人宁走稳一步,亦不行那险路千里。倾巢之灾,不在长远,只在瞬息呀。”

谋士闻言,皆呼:“大王深思,爱士如子,君临天下,定在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