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同人东凤】你是我深沉不舍的唯一(七)

“小白!”东华一个转身变到凤九前面,凤九一时不察,生生撞进东华的怀中,“哎呦!”凤九摸了摸自己的头,以前都是自己跟在后面时不时的撞上帝君的背,可这回竟…

“小白,撞疼了吧?不哭了,你听我跟你解释,我从未要娶谁,还有我甚至不知道小白你说的那个什么公主是谁!”东华边解释边给凤九揉着头,柔情似水的看着眼前委屈的人。

“帝君不必对凤九解释,与凤九也是没什么大关系!”凤九的醋意浓浓,但她自己还不愿承认。

“小白这是醋了?小白本帝君在此认真的告诉你,我东华紫府少阳君心悦青丘女君白凤九,生生世世只愿求取女君一人为妻,为我东华帝君的唯一帝后!”东华帝君认真的看着凤九,其实此时帝君的心中有着前所未有的忐忑,想他东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

这位未来帝后怔怔地看着东华,随后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帝君说的可是认真的?没有诓骗我?”

“自然!比真金还真!”东华抹掉了凤九脸上的泪水。

“东华!”一声东华喊出了千年的等待坚信,凤九抱着东华,东华回抱着凤九紧紧的,仿佛要揉进怀里!

东华不知何时掏出了一个物什,里面是一个漂亮的粉的晶石戒指!

“小白,后来我回去找过你,可惜你不在,不过再找你的路上看见了这个戒指就想着先给你戴着,等到我三生石解决了,本君要亲自为我的帝后制作一枚独一无二的戒指!小白你可否愿信我!”东华将那戒指拿出举到凤九面前,等着回应!

“信!”没有多余的话,就抬起了自己的手,凤九看着东华将那枚戒指戴到自己的手上,这一刻是自己从没想过的,没想到…

过了许久,东华牵着凤九的手回到殿中,赤之魔君煦旸已等候多时,再往前走几步凤九看到了后面的姬蘅,一身白衣,站在那处有弱不禁风之态,可惜了这一身白裙在她身上断然是没有清新脱俗之态。

“小九你跑哪去了?老子…咳,我还找你呢?你怎么和这个冰块脸在一起?”来人正是小燕,刚想扑上去抱住小九,就看见冰块脸瞪着自己,愣是吓得没敢过去!

“小白与本帝君在一处,何时需要告诉你!”东华看了眼燕池悟,自顾自的搂着凤九向殿中走去。

“赤之魔君煦旸见过帝君,这炎灵石已炼化。”说罢煦旸幻出了一枚红色的晶体,还散着热气。

东华将其收起,便牵着凤九坐到正位,不经意间凤九的手中的戒指闪了闪,好巧不巧的让姬蘅看到,不由得对凤九恨意加深。

“本帝君与本君帝后最近听到了些传言,魔君是否应该给本帝君一个交代?司命!”东华唤了一声,不知何时司命已经在身侧了!“小仙见过帝君,这平常诋毁君上已是灭部族的重罪!况且诋毁的还是帝君,怕是要灭掉整个灭族了!”司命带着笑意的说道。

“帝君饶命啊!煦旸从未诋毁过帝君啊!”煦旸惊慌的跪伏在地,而身后的姬蘅依旧盯着凤九,未曾移过眼。

帝君没有看下面跪着的人,而是示意司命说下去。

“魔君,最近从魔族传出了些言论,说是帝君此次前来是为了求取你那位妹妹,谣言可是传遍了四海八荒,不知魔君觉得这是否叫诋毁?”司命看了一眼姬蘅,早在说此话的时候就已感觉到周围环境冷下来几度。

“帝君饶命,姬蘅年少无知冒犯帝君,还请帝君放过煦旸全族一命,姬蘅还不向帝君帝后道歉!快!”煦旸不用细查就知道一定是姬蘅传的谣言,自己已提醒过她,怎的还这样不知好歹,真是害惨了自己。

谁知姬蘅没有求饶,而是拿出一副令牌,并对帝君说道,“不知帝君可识得这是什么?可还记得孟昊将军?”

东华这回终于看向了姬蘅,“是,记得又如何!”东华想起了孟昊救自己时的场景,孟昊临死的时候说过自己有一女儿在魔族,莫非她…呵,原来如此,想威胁本帝君。

“帝君,奴便是孟昊将军的女儿,年幼时与父亲分开,父亲告诉奴拿着这块令牌可向帝君求一心愿,不知帝君能否答应?”姬蘅自觉的万无一失。

“哦?”帝君感觉到身旁的人僵了身体,帝君知道,小白是担心了。

“东华?”一声询问声音传来,东华转过头看向凤九拍拍她的背,柔声说道“小白,别急,一会儿本君就带你回家了。”

姬蘅没有听见帝君的话,只是看到白凤九脸色苍白,像是受了什么打击,而是因为帝君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这是姬蘅自己以为的,帝君是要同意了)

“帝君,姬蘅只求陪在帝君身边,照顾帝君,还请帝君看着父亲面上成全奴!”姬蘅自以为会成功就大着胆子再次发声。

可让她想不到的是帝君不止拒绝了,竟抱着白凤九直接走了,临走时只留话,“此女诋毁本君本应诛灭全族,念在孟昊于本君的救命之恩,处雷刑三百年,后将其贬去凡世永不收入,令牌收回!”

姬蘅跪到在地,没等反应过来,天雷滚滚,丝毫没有一点怜惜之意,姬蘅悲嚎的声音在魔族响起,魔族众人皆是庆幸没有牵连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