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小说:她的双手很沉重,根本无法抬起,微弱的呼吸告诉她她还活

好痛!全身好像被车轮碾压过一样,双眼困顿得无法睁开,双手则沉重得好像灌了铁砂,根本无法抬起,唯有微弱的呼吸告诉她,她还活着!

活着?!苏采薇猛地一惊,随即心头涌上狂喜。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比发现自己还活着更好呢?

是不是闭着眼睛的时候,耳朵的感觉会变得比以往敏锐起来?原本安静的四周,突然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吱呀”一声,像是木门被人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苏采薇从脚步声中分辨出来人有三个,一个脚步声较重,像是男子,两个脚步声较轻,应该是女子。

蓦地,苏采薇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然后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耿大夫,你说晓若这一死,我可怎么向她泉下的爹交代啊?都怪我,没照顾好她!晓若……晓若……大娘对不起你!”

这矫揉造作的声音让苏采薇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却依旧不成功。

“妹妹啊,你好狠心啊,就这么抛下我和娘亲一走了之。妹妹啊……”

这又是谁?声音娇媚,可哭声里同样没有一丝的真情实意。

苏采薇疑惑地想着,爹爹只娶了娘亲和沈姨娘,娘亲是当家主母,而沈姨娘早就过世了,这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大娘的人到底是谁?还有,她是苏府的嫡长女,排行第一,哪来的姐姐?

一个略显苍老的男子声音响起:“黎夫人、晓慧,这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就不要太过伤心了。请两位暂时退出去,让老朽先帮晓若化个妆,然后就可以让他们进来抬人入棺了。”

这黎夫人的闺名叫丁安雅。她听见耿青的话,依言放开手站了起来,假装抹着眼泪、依依不舍地看着躺在床榻上的面如土色的女子,嘴角浮现一丝阴险的笑意。

“这里就麻烦耿大夫了。晓慧,和娘亲出去吧。”

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突然,一声重重的叹息突兀地响起。

“唉!晓若啊,既然你已经去了,就好好上路,早日投胎到好人家里,莫要再受这一世的苦了。”

床榻往下沉了沉,耿青在床榻边坐了下来,打开一个小木箱子,从里面拿出女儿家化妆的胭脂水粉来,开始给床榻上的女子化妆。

苏采薇大惊,听他们的话,像是在说自己已经死了,但口口声声叫出来的名字却是“晓若”。

这“晓若”是什么人?

苏采薇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浮现出一个想法:难道,这是秦昊的阴谋,他亲手杀她,将她一剑穿心仍觉得不够,还要将她活埋吗?

不,绝对不可以让他的阴谋得逞!

苏采薇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让眼皮轻微地动了动。

这样细微的动作,一般人是察觉不出来的,何况床榻上的女子还是一个被断言已死的人。可是,对于正在帮苏采薇化妆的耿青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耿青惊讶地“咦”了一声,将手指放在女子的鼻下,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拿过她露在被子外的右手,将三根手指放在手腕上,仔细地把脉。

片刻之后,耿青轻吁一口气,“老天见怜,晓若还有救。”

他连忙从箱子里拿出几根银针,小心地刺入苏采薇的几处穴位,先吊住最后一口气,再将一种苦涩芳香的液体喂进她的口中。

苏采薇只觉得一股暖气从小腹升起,缓缓流向四肢和脏腑,驱散了笼罩着全身的寒冷。她知道,自己终于“活”过来了。绷紧的神经顿时一松,她晕死了过去。

苏采薇睡了很久、很久,她配合着喝下被灌入口中的汤药,却始终觉得困顿,不愿醒来。而就在绵长的睡眠中,她的身子一天天地好了起来。

这日,苏采薇睡得正酣,突然一盆冷水从天而降。她被冷意一激,蓦地睁大了眼睛。

“既然死不了,还不赶紧下床去干活!黎家可不养白吃白住的没用货!”

苏采薇愠怒地转头去看站在床边的妇人。那妇人年逾四十,穿了一身玫红色的衣裙,头发高高绾起,盘了一个飞仙髻,上面插满了金灿灿的珠钗和大红色的簪花。

丁安雅见苏采薇醒了,随手给了她一个巴掌,“瞪什么!还不快点给我起来!不要以为你装死就可以不用干活!赶紧到天井去把衣裳洗了。还有,厨房里的柴也不够了,洗完衣裳就去劈柴。不把后院的柴劈完了,今天别想吃饭。”

苏采薇捂着被扇得红肿的左脸,愤怒地瞪着丁安雅,“你是什么人?我爹都没有打过我,你竟然敢打我!”

丁安雅露出狰狞的冷笑,隔着薄被在她身上狠狠掐了几把,厉声骂道:“你爹?哼!你不说那个负心汉还好,说起他我就生气。要不是他临死前非逼着我发誓,不能赶你出门,否则我会让你留在黎家?你不过是个妓子生的女儿,我是你大娘,就打不得你了?”

苏采薇倒吸了一口气,困惑地盯着丁安雅。什么负心汉?什么妓子生的女儿?

丁安雅越说越气,一把扯掉被子,将苏采薇硬生生地从床榻上拖了下来。

苏采薇几日没有下过地,光着脚刚碰到冰凉的地面,马上双腿一软,啪地一声摔在地上。

丁安雅干脆松开手,抬脚就踢,正巧就踢在苏采薇的小腹上。

“啊!”苏采薇吃痛,连忙捂住小腹。虽然无力抵抗丁安雅的虐待,但她还是倔强地抬起下巴,怒视着丁安雅。

丁安雅的第二脚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护着小腹的手上。丁安雅看见苏采薇居然敢拿手来挡,恼羞成怒,抬脚便要踢第三脚。

“娘亲,耿大夫来了。”

伴随着这一声娇俏的话语,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年方十七、八岁,身穿鹅黄色罗裙的美貌少女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五十来岁、穿着一件灰色的棉布长袍的老者。

来人正是丁安雅的宝贝女儿黎晓慧和大夫耿青。

“晓若!”耿青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苏采薇,快步走过来,蹲下身子将她扶了起来,转头问丁安雅,“黎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丁安雅忙堆起笑脸,道:“耿大夫,刚才晓若她醒了,非要下床不可,我拦也拦不住。这不,一下床就摔地上了。”

耿青心知丁安雅说的是假话,为了息事宁人并没有揭穿她。他对站在一旁的黎晓慧道:“晓慧,过来搭把手,把你妹妹扶到床上去。”

黎晓慧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走过来,帮着耿青将苏采薇扶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