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天才祖师与逐渐靠近的少女们》第二卷血族崩坏 二十九遇险

太阳刚刚转到南方,薇拉却和莎贝闷在屋内。

时间对她来说极为漫长,因为不到黑夜,她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应对狼人。

也因此,在夜幕没有降临的情况下,她不能轻举妄动。

而另一边的冰凌和风燚,则早已启程去寻找冰阳了。

但是当他们一上午无果归来时,却看到冰阳和芊儿早已坐在了房间。

“哥哥,你去哪了!”

冰凌美眸睁的老大,现在,她才放下那颗不安的心。

“嗯。”

冰阳无意发声,他从芊儿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制作精美的发卡,递到了冰凌的面前。

“哥哥这是……给我的?”

冰凌如水的眸子闪过一丝惊奇,脸上浮现了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其实不能怪冰凌如此震惊,因为从小到大,哥哥都是很少送她礼物的。

冰阳没有回答,他将发卡放到妹妹手中。

“谢谢哥哥,我很喜欢!”

冰凌戴上发卡,长长的睫毛盖下,美眸完成了月牙。

“哥哥,漂亮吗?”

“嗯。”

冰阳点了点头。

“嗯,既然哥哥平安,那我就不打扰了,哥哥一定要睡个美美的午觉哦。”

冰凌欢快的离开房间,拉着风燚一起。

两人离开,冰阳又从芊儿的袋子里掏出了一根手链,随后,他将手链放在了芊儿的掌心。

“主人,这是……给我的吗?”

芊儿一脸的难以置信,冰阳送冰凌东西她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是兄妹,但是送自己,她就有些想不通了。

“嗯。”

“芊儿非常喜欢,谢谢主人!”

芊儿深深鞠躬,紧张的样子极其可爱。

她戴上手链,像抚摸孩子一样用另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眸光之中充满了怜惜与爱护。

不算炎热的太阳终于转到了西方,但是薇拉依旧坐立不安。

她看看窗外,再看看莎贝,眉间满是苦恼。

今夜,怎样才能让莎贝不跟着我呢?她还小,我不想让她陷入危险。薇拉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到有些头痛。

不过,就在她烦闷万分的时候,房门却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冰阳。

薇拉目光一滞,但旋即恢复了过来。她红唇颤动,用一如既往的语气开口:

“进入老师的房间要先敲门哦。”

“别装了。”

冰阳直接揭穿了她。

“……”

薇拉略微一愣,随即苦笑起来。

“老师,现在很不安。”

“她,我带走。”

冰阳不苟言笑,他指着莎贝,炽热的目光紧盯着薇拉。

两人对视良久,薇拉终于开了口。

“我明白了。”

她转过身对着莎贝,和蔼的微笑。

“莎贝,你跟着这个大哥哥去好吗?姐姐有些事情要做,不能带着莎贝一起呢。”

“那……薇拉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莎贝的纤眉下拉,小脸有些担心。

“很快就会回来了。”

薇拉摸了摸莎贝的头。

“嗯,那莎贝等着姐姐回来!”

莎贝重重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冰阳身边。

冰阳扫过薇拉,没再说什么,带着莎贝转身离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薇拉一人,她仰望着苍白的天空,喃喃自语。

“他……到底聪明到了什么地步?”

夜幕已临,薇拉提着黑伞,踏入了黑暗。

她又一次进入了原始森林,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去屠杀狼人,而是避人耳目。

她的首要目标,是找到族人的藏匿地点。

她在黑暗中疾掠,却始终没有感受到那无比熟悉的气息。

与之相反,她察觉到两股极其庞大的力量正在从不同的方向极速逼近自己。

不好!

薇拉心中暗惊,但却来不及逃离。

“小老鼠吗,上次让你侥幸跑了,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逃!”

尤列斯猥琐的笑着,狂笑声回荡在整个森林。

“血遁……”

薇拉想要逃离,但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了。

“故技重施,在我面前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一个阴柔的声音在薇拉背后响起,让她忍不住回头确认。

是昨晚的黑袍男子!

“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你的族人,但是现在啊……我们的目标是你。”

乌安修长的手指颤动着,他已经无视了薇拉的任何威胁。

“喂,你带她走之前想让我出口昨晚的恶气!”

尤列斯上前一步,眼冒凶光。

“随你,反正她现在无法逃出我设置的禁制,她能活动的范围,也就只有这方圆十米之内了。”

乌安靠在树上,样子不以为然。

“哼,老鼠,不想残废就使出全力吧,哈哈哈!”

尤列斯阔刀挥出,竟掀起了一阵狂风。

薇拉眸光一凝,玉颜却是极为凝重。乌安的话没有半句是假,她真的无法走出十米之外。

但是他们貌似没有取我性命的打算,那么……

“暗夜眷属!”

只见数只血色蝙蝠从薇拉指尖飞出,向着远方迅速逃遁而去。

但是,在蝙蝠飞出十米的时候,就像是撞到了一面墙壁,瞬间灰飞烟灭。

这……怎么可能!

薇拉的俏脸上充满了震惊,她眸子放大,愣在了原地。

“我忘记说了,不仅是生物,就连创造物也是无法离开这里的。”

乌安离开树干,像观看笼中困兽一样看着愣住的薇拉。

“既然这样……”

薇拉轻声言语,随即赤眸一寒,周身飞出无数只蝙蝠,再然后,她的身影消失了。

下一刻,乌安身后蝙蝠聚集,凝结成了薇拉的身影。

“那就先把你杀死!”

黑伞刺出,伴随着庞大的魔力。

黑伞毫无阻碍的穿透了乌安的身体,但是却为掀起一滴血液。

“哎呀,你果然还是冲着我来了,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就被你得手了。”

黑伞刺穿的身影消失,随即在薇拉身后出现了消失的乌安。

“不能继续玩了,笼中的困兽发起怒来是很可怕的,尤列斯,我先带她走了。”

说着,乌安抓住薇拉纤细的小臂,凭空消失。

再次出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房子。

“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取你性命的打算,所以别紧张。”

乌安声音阴柔,但却并不阴森。

“你的目的是什么,应该不是为了消灭血族这么简单吧?”

薇拉俏脸紧绷,警惕的盯着乌安。

“目的吗?我只是为了有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