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和前女友的婚前日常》第一卷命运的红线仍纠缠不休 第二十九章

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我隔着杜若的脑袋瞥向那个女人。

我从她身上感受到了相当熟悉的气息。

你这个姐姐是不是和你那位白头发的母亲大人聊的很开。

我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杜若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轻轻点头。

这……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勇者和勇者会聚在一起喝酒,恶魔与恶魔自然也会聚在一起聊天。

然而,这个男人却一点防备也没有,两人亲切的交谈着。

“父母在维也纳很忙吗?”

“也不是很忙吧。”

“三个人相处应该还算愉快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没有斯卡蒂阻挠,他们在床上应该会过的很愉快。”

“那太好了,哈哈哈……”

两人笑作一团。

我又差点把咖啡杯的杯柄捏碎。

“啊,小若,你最近是不是熬夜了?都有白头发了。”

“是吗?快帮我揪掉。”

杜若很自然的转过身,就要朝着那个女人的大腿躺去。

不!

不行!

着已经超出普通姐弟的范畴了吧?!

我一把拉住杜若的胳膊,不让他倒下去。

“我这边光线好,我来。”

他露出“你这是在做什么”的眼神,然后就被我强硬的按在了腿上。

“确实有点白头发。”

我拨弄着他的脑袋。

杜若也只是挣扎了一下,就放松了身体。

“哦哦,看起来好熟练~”

久从寒拍了拍手,不知道在兴奋个什么劲儿。

我没有说话,而是研究着这个男人的脑袋……啊,呼吸喷到睡裙里了,有点痒……

见我和杜若都没说话,那个女人也不气恼,反而继续挑起话题。

“两人这么亲密,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这是必须回答的问题。

若不回答,很显然答案是“那种关系”。

然而,如果回答了“普通的合租关系”,但我们现在这一副膝枕的模样,显然是有些超出合租关系,抵达了不健全的彼岸。

我悄悄捏了捏杜若的耳朵,他冲着我大腿吹了口气,我反手重新捏了回去。

无奈之下,他只得从我大腿上抬起脑袋。

“她是我女朋友。”

“你真是个醋缸。”

在房间里,杜若冲我小声嚷嚷。

“你才是醋缸!”

我抱着枕头,小声的嚷嚷回去。

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么?我们的关系分分合合之后,世界线再次收束。

又双叒叕——

既然是恋人,那睡一起也没什么不好吧。

说了和母亲大人同样的话,杜若的房间再一次被霸占,而我们再一次迎来同床共枕、大被同眠的夜晚。

为什么非要在这里留宿一晚上啊,我不想和那个男人一起睡了!

“呸!要不是你搞事情,非要给我拔白头发,事情就不至于演变成这幅模样了。”

“我?这又不是我的错。身为你的前女友和合租者,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和自己的表姐……进行这种不伦之恋。”

我义正言辞的指着杜若的鼻子。

审判!审判这个男人!

“我和从寒姐姐不过是关系很好罢了。”

“关系很好的姐弟俩,弟弟就可以躺在姐姐的大腿上吗?还是没穿裤子的大腿。”

不,说不定连小裤裤都没穿。

“这……好像是有点过分了。”

他也意识到这个行为有点不太好,不过依旧是一副不服输的表情。

“那躺在前女友的大腿上就可以了?”

“只要不是自己姐姐的大腿就行。”

躺在谁腿上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躺在姐姐的腿上。

“好吧。”

我们俩沉默了一会儿。

“那个……”

我打破僵局。

“欧洲比较流行的亲吻礼,是怎么做的?”

“你感兴趣吗?”

他抬起脑袋。

“稍微有那么一点点……”

绝对不是想被那个男人亲,我只是单纯的好奇。

嗯,单纯的好奇。

“我们俩是平辈,贴脸就行。”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坐到我身边。

“像这样,先相互拥抱一下,然后……”

杜若张开双臂把我搂到怀里,随后用左侧的脸颊贴在我的脸上。

“有的时候会有再贴另外一边,有的时候不会。这个就要看双方的默契了。一般关系特别亲密的两个人,会贴两边。”

一边解释,他又用右侧的脸颊贴了我一下。

嘴唇轻轻触碰脸蛋,发出“啾”的声音。

关系特特特特特特别亲密的两个会贴两边……

刚才杜若是不是贴了两边?!

我有些惊慌的低下头,羞耻的红色直接染到耳朵根。

“稍、稍微有点害羞呢……”

“啊~那是自然。我们这边又没有亲吻礼,第一次尝试都会很害羞的。”

他笑着张开双臂。

“要不要再试一次?”

“不了……”

再试一次我会融化成一滩鼻涕的。

“还有,下、下次不要这么突然的抱过来。”

我往床角里缩了缩。

“对对对对不起……”

这个迟钝的男人在我提醒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连忙与我拉开距离,向后退了几步。

呜哇……脸好烫……

我拼命甩着脑袋。

“你早点休息,我打个地铺,就不和你挤一张床了。”

有过上次的经验,杜若在台风天结束之后就去采购了一套崭新的被褥。

“啊……”

内心升起了微妙的失落感。

然而,我并没有任何理由要求那个男人陪在我身边。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我摇摇头。

“晚安,悲哀的男人,记得不要来夜袭我。”

“呵,你不要睡迷糊了来夜袭我才对。”

互相嘲讽,把敌意稍微拉高之后,我关上了房间的灯。

再次沉默。

我侧躺在床上,面朝杜若那边。

他平躺在褥子上,被子盖到脖颈,只露出脑袋。

我悄悄看着他,压抑着呼吸。

沉默要比之前的长很多。

五分钟?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我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睡着了吗?”

“如果你不一直盯着我的看的话,或许十分钟之前我就睡着了。”

杜若翻了个身,同样是侧躺。

“你很在意她的事情吗?”

“不在意。”

“那干嘛盯着你的前男友一直看。”

“这是我的房间,要你管。”

我深吸了一口气,翻身背对着杜若。

“你……”

“现在有喜欢的女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