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和前女友的婚前日常》第一卷命运的红线仍纠缠不休 第二十八章

“你的基友有危险!咱们快去救他吧!”

霊映菡夺走我的手机,然后快速回复了一条消息。

你在哪,我现在过去。

在A&C咖啡厅!快来!

“小若,我们走!”

“你为什么对我的朋友这上心啊……”

我把装着咖啡豆的罐子收起来。

“因为林星华也是我的朋友。”

“我看你是想让我和他搞基吧。”

被我察觉到真实意图,霊映菡一副无辜的模样。她凑到我身边,小声问:

“不、不行吗?”

“你这不是废话么!”

当然不行了!

我和霊映菡放弃社团纳新活动,徒步前往附近的A&C。

虽然出没时间不同,但我和她都是那家咖啡厅的常客。基本每天都会在那里待上半个小时。

抵达A&C,我和霊映菡对视片刻,一前一后的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真慢啊,小若~”

一个好听的女声。

顺着声音看去,我有些震惊。

“你是……从寒姐姐?!”

“没错,就是我哟~”

她冲我比了个故作可爱的手势,坐在他斜对面的许立本一脸痛苦的看着我。

怎么回事啊?

我对着他做口型。

她说如果我不把你叫出来,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念我初中时期写的作文。没办法我才把你卖了,不要怪我!

他摇摇头,讪笑:“那个,我已经把他叫来了,可以走了吧?”

“走吧走吧,下次写作文记得成熟一点哦~”

从寒姐姐理所当然的把他赶走,然后又冲我招了招手。

我不情愿的走过去。

“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呢。”

她张开双臂朝我抱过来,我也下意识张开双臂,搂住她的肩膀。

“的确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相互贴了贴脸颊,然后亲吻侧脸。

“诶……诶?!小若,难不成这位才是你的女朋友吗?”

霊映菡指着我们两个,慌慌张张的大喊。

下一秒,我左耳捕捉到了咖啡杯杯柄断裂的清脆声。

“小语!冷静啊!!”

柳梦秋紧紧地抱住我的手臂。

“我没事哟。”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把咖啡杯的杯柄都捏碎了,这还叫没事吗?”

她紧张的看着我。

“放心吧。”

我摆摆手,把剩下的咖啡喝光。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不会再生气了。不就是亲了一下其他女人的脸颊么。

我才不羡慕。

完全、一点、绝对、丝毫……不羡慕。

我一边在心里想象撕碎那个男人的画面,一边付清咖啡钱。

“梦秋,我先回家了哦~”

“啊,好的,我也回去。”

她连忙拿起书包,跑到我身边。

等我回到公寓时,杜若已经到家了……只不过他的鞋子边摆着一双女士短靴。难不成家里有客人?

啧。

我把那双靴子移走,然后把自己的鞋子放到杜若的鞋子边。

“啊,你已经回来了啊。”

穿着围裙的杜若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芹菜扔到了锅里。

“嗯……你不是说今晚有事情吗?”

我忍着把这个男人撕碎的冲动,脱下外套。

最近天气开始变凉,所以我就在校服外加了一件秋季风衣。

“啊,原本是社团纳新的事情,这不因为其他事儿耽搁了么。”

锅子传来诱人的香气,我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亮着灯的浴室。

“你怎么不关浴室的灯?”

明知故问一下,看看这个男人怎么回答。

我坐在沙发上搭着脚,用眼的余光观察他。

“我表姐在里面。”

“表姐?”

我看着那个男人相当平静的表情,内心掀起了波澜。

不对。

难不成刚才在A&C里看到的那个女人,和现在在浴室里的那个女人……不是一个人?

“是啊。”

“那……内个‘从寒姐姐’,是谁?”

我直戳了当的问他。

“就是我哟~”

浴室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然后我的后颈就传来一阵潮湿的气息。

杜若的表姐从我身后探出脑袋,然后冲着我笑了笑。

“你就是跟小若合租的女孩子吧?”

“啊……嗯……”

我有些慌乱的站起身。

话说你身上的白衬衫是谁的啊?那不是我收藏的吗?!

似乎察觉到我在观察她的衣服,杜若的表姐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哦,小若把他自己的衣服都洗了,所以我才去你屋子借了一件,不过这件衬衫也真大啊,是特意买的吗?”

我、我的屋子?!

那岂不是我收藏的照片和他的浴袍全都被——

我有点紧张的看着这个女人。

“另外……”

她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

“小小年纪,内衣却意外的成熟呢~还有那么多条连裤袜,是知道小若喜欢连裤袜吗?”

“呜噫噫噫噫——”

心脏发出了悲鸣。

晚饭后,我溜到杜若身边,帮他洗碗。

不过惯例不能少。

我瞄准他的小腿,轻轻踢了一脚。

“怎么了,醋缸。”

“你才是醋缸。”

我又踹了他一脚。

“所以怎么了?”

他把盘子递给我。

“那个叫久从寒的女人……你喜欢她?”

“喜欢啊。”

“啥?”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不是问我喜不喜欢她么。”

杜若认真的擦拭着盘子上的油污。

“是……恋爱上的那种喜欢吗?”

我犹豫的询问。

“当然不是了。”

他再次淡然的回答。

“那你干嘛亲她。”

我坐在A&C的角落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杜若这个男人,抱住了这个从寒姐姐,然后两人相互亲了一口。

这、这个关系真是太淫_乱了!

“这不是很正常的见面礼吗?”

哦——对。

我差点忘记,这个男人的老家在维也纳。既然如此,这个叫久从寒的女人老家应该也在维也纳吧。欧洲那边比较流行亲吻礼,那么两个从小认识的人见面相互拥抱,亲吻脸颊,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等等。

我的眉毛抽动了一下。

从小认识……该不会真的是从小认识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穿着我收藏的衬衫在客厅看电视的那个女人。

“你们俩小时候就认识?”

“从我记事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经常带着我到处玩。”

这不就是青梅竹马吗?!

那个男人依旧在认真搓洗着盘子。

我努力深吸了一口气。

“她和你差几岁?”

“嗯……仔细一算应该三岁……不,还没到三岁吧,两岁多。”

完、完蛋。

这个年龄差距,杜若光着屁股玩泥巴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将来怎么把杜若娶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