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和前女友的婚前日常》第一卷命运的红线仍纠缠不休 第二十七章

成长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用筷子夹起一块鸡蛋卷,沉思。

很难用好坏来进行界定吧。

只不过,我很清楚一件事。

我和那个男人没有任何成长。

一如既往的,我以暧昧的方式道歉;一如既往的,那个男人温柔的原谅我。

醒过来后,我们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迅速恢复了正常。

他时不时挑起什么争端,我报复回去;我时不时挑起什么争端,他报复回去。

如同小孩子沉迷于过家家之中,我们两个人也醉心于这种幼稚的游戏。

“小语?”

“嗯?”

我顺势把鸡蛋卷放入口中。

“我还以为你在发呆了。”

柳梦秋冲我笑了笑。

“这叫细嚼慢咽。”

我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他的基友林星华和百合大胸妹子霊映菡。

“早上我就想问了。”

那边传来林星华轻浮的声音。

“你脖子上这是咋了?”

杜若的脖子上有一枚淡淡的红色咬痕,毫无疑问那是我造成的。

筷子一抖,鸡蛋卷掉到了餐盘里。

“啊,这个肯定是吻痕啦,用英文讲就叫Kiss Mark。”

霊映菡不嫌事儿大。

那两个家伙的视线同时转向我。

我立刻低下头,认真的对付鸡蛋卷。

“瞎说什么呢。还Kiss Mark。”

杜若用筷子头敲了敲桌面。

“这不是吻痕是什么?”

霊映菡的视线在我和杜若身上转来转去。

“被猫挠了。”

杜若不动声色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喝了口咖啡。

“调皮的小野猫,本想着逗逗它,但是突然给我挠了。”

“啊?不要紧吧?要不要去打个疫苗?”

林星华笑的几乎要喘不过气。

“你俩够了。”

杜若又瞥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拉着柳梦秋的手离开。

绝对不能露馅!

晚上——

这事儿总算是过去了。

我站在水槽边擦拭杜若递过来的盘子。

关系恢复如初,不紧不松,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很好。

“明天晚上。”

他洗完最后一个盘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明天晚上怎么了?”

“明天晚上我有点事情,不能回家做饭。”

事情?

这个仅有两位朋友的男人能有什么事情?

不过,我不打算过问。

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衡关系,如果我追问一句“你要去干什么”,那就显得我对他太过于关心了。

简直就妻子像盘问深夜晚归的丈夫去哪儿了那样。

“好,到时候我自己看着弄点什么吧。或者干脆点个外卖。”

“少吃垃圾食品。”

“知道了。”

我用脚尖踢了一下那个男人,随后把擦拭干净的盘子放到餐具上。

“久等了。”

社团纳新依旧在继续,不过我已经成功创立了自己的社团。目前只有一名社员,那就是霊映菡。

我和一样的咖啡爱好者。

“这是什么?”

她好奇的拿起我摆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

“咖啡豆,用来进行社团纳新考核。”

加入绝大部分社团,必须先经过考核。

譬如想加入长跑部,就得在二十二分钟内跑完五千米;想加入园艺部,就需要辨认出至少三种不同品种的植物。

当然也有不需要进行考核就能加入的社团,譬如纸艺部或者料理部。

是否需要考核,由社团的社长来定夺。

“哦哦~都是一些味道很浓烈的豆子啊。就像夏天JK闷在皮鞋里的短袜脚一样。”

“你这是什么比喻。”

我把其中一个罐子扭开。

“青春期的男生不喜欢夏天JK闷在皮鞋里的短袜脚吗?”

霊映菡一副困惑的表情……你困惑个什么劲儿啊。

“当然不喜欢。你从哪儿得知青春期的男生喜欢JK的臭脚啊。”

“霓虹那边的男子高中生不都喜欢吗?而且还有什么脚臭香水、腋下香水、汗臭味香水、圣水……”

等下等下,最后好像混进去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霓虹已经完蛋了,不要把他们那边流行的文化当做常识。国内的青春期男生都不喜欢这种东西的。”

“诶——那小若你喜欢什么。”

她把过于沉重的胸部放在桌子上,然后露出一副舒心的表情。

“我喜欢咖啡。”

“用连裤丝袜当滤纸的那种?”

“你一天天脑子里都想的什么……”

“嗯……”

她歪了歪脑袋。

“要是有女孩子的〇头是咖啡豆做的就好了。”

这个人刚才说了很不得了的一句话啊!

“得了吧你一天到晚能不能想点健康积极又向上的内容?”

“我只是想喝咖啡而已。”

想喝咖啡,所以希望出现〇头是咖啡豆的女孩子。

“你不对劲。”

我用罐子敲了敲霊映菡的肩膀。

“咱们先尝尝这些咖啡豆,把味道比较强烈的那种留下来,这样比较好区分。”

不同品种、不同烘焙程度的咖啡豆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气味。

哥伦比亚曼特宁咖啡,口感就很扎实,有一股让人愉快的酸味。

但是哥伦比亚苏帕摩咖啡,就是苦中带写甘甜的味道。

考核方法也很简单,先让想要加入社团的学生尝尝这些咖啡豆的味道,然后打乱顺序让他们再次品尝。能准确说出品尝出来的咖啡豆是什么品种,就过关了。

“完全是小儿科嘛,能不能弄点顶级蓝山或者瑰夏来尝尝呀~”

霊映菡就像吃薯片那样,把咖啡豆噶吱嘎的嚼得稀碎。

“有钱也弄不到的东西就别想了。等我问问我父亲,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能拿给你尝一口。”

“真的?太好了!你去泰国做变性手术吧!这样我就能以身相许了!”

霊映菡激动抓住我的手。

“开什么玩笑啊……”

“去霓虹也可以!虽然时间比泰国慢,但是技术和安全都比泰国好!”

“我才不会去做变性手术。”

我远远地躲开霊映菡。

“那我去做!”

“你也别做!我不喜欢男人,好吧?”

“切~一点也不勇敢啊,这样怎么把你前妻推倒。”

“前妻又是什么鬼啦,别随便给别人起外号。”

我冷静下来,用便签纸在罐子外面做上标记。

“不是前妻,难不成是前夫?”

她无辜的看着我。

“你找打吗?”

我的气的朝她扔了一枚咖啡豆。

咖啡豆划着优美的弧线飞过去,装在她的胸口上,然后被弹飞了出去。

“哎呀,真下流~”

霊映菡扭扭捏捏的捂住胸口。

我忍着把她吊起来打的冲动,合上咖啡罐。

“爬!”

“嘿嘿……诶?”

她愣了一下,我也低下头。

我们两人校服口袋里的手机同时震动了起来。

是林星华发过来的一条消息,内容是——

救命,我要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