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天才祖师与逐渐靠近的少女们》第二卷血族崩坏 三十一像猪一样

漫漫长夜,飘起了棉絮般的大雪。

雪,在帝国是很少见的,更何况皑皑白雪!

清晨,王宫特有的西式建筑的圆顶上,早已覆盖了白白一层。五彩斑斓的极光,更是可以在楼顶清晰可见。

菲琳早早的起了床,在仆人们更衣梳妆之后,来不及吃早饭便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她今天穿着极为华丽的服饰,湛蓝的衣裙上镶着华贵的金色坠饰,独属于她的公主王冠,也端端正正的戴在了头顶。

不过,这些都是做给她父王看的。

离开了尤里乌斯王的视野,菲琳立刻吩咐手下的仆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便装换上、她并不喜欢那种华美的服饰,比起那些,她更加喜爱这种平常普通的便装。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要跟着本公主了!”

菲琳俏脸一扬,转身扬长而去。

她径直走到冰阳的住处,毫不礼貌的敲响房门。

“叶冰阳,本公主来了!”

屋内传来了门内上锁的声音。

“喂!你在干嘛啊,还不给本公主开门!”

听到上锁声音的菲琳,立刻慌了起来。

“请不要乱叫,主人还没有起床。”

屋内传出了芊儿冷漠的话语。

“那你倒是先让本公主进去啊!”

菲琳娇喝,但是屋中却再没有任何回应。

“真是气死本公主了!”

菲琳气的俏脸通红,玉足不断地跺着。

“好!真当我没有办法进去吗?”

喃喃间,菲琳已经抄起铳剑,一剑斩下。

哗——

房门整齐的变成了两瓣。

“哼,懒虫!快起床了!”

菲琳收起阔剑,在轻哼声中竟然灵活的跳上了冰阳的床,毫不检点的骑在了他的身上。

“竟敢对主人如此无礼!”

芊儿声音越发寒冷,不知不觉间她的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杆冰锥。此刻她只有驱赶菲琳这一个想法,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

感受到冰冷的气息迅速逼近,菲琳陡然跳开。

“你竟敢偷袭本公主!”

菲琳指着芊儿面无表情的白晢脸蛋,噘嘴怒斥。

芊儿没有搭理她,而是转身面向床上的冰阳,恭敬说道:

“主人,你醒了。”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冰阳怎么可能不醒?

“干什么。”

冰阳穿好鞋子,冷冽的目光射向菲琳。

“……本公主只是来问问你有没有……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毕竟……毕竟我是东道主嘛!”

菲琳目光游移不定,话语声吞吞吐吐。

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幻想中的强势场景在现实中会变成这样?当然,她从没有想过叶冰阳散发出来的特有的压迫感。

菲琳的话让冰阳愣了一瞬,因为他还真有想要去的地方。

其实如果菲琳不来询问他,他今天就要去找国王了。

“教堂。”

冰阳淡淡道。

“是想去教堂吗?哼哼,教堂可是很神圣的地方,不过既然你那么想去,本公主也不是不可以带你去参观一下。”

菲琳再次扬起她可人的俏脸,转过身去。

“走吧!”

说着,她已经迈开了修长的玉腿。

冰阳没有言语,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在走出房间的前一刻,她侧头递给了芊儿一个眼神。

视线交汇,芊儿立刻心领神会,快步跟了上去。

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在意过已经整齐分割成两半的房门……

三人前往教堂,一路上却遇到了不少人。

“公主殿下贵安。”

“公主殿下今天依然美若天仙。”

“……”

无论男女老少,在见到菲琳的时候,全部献媚赞美。不过菲琳似乎很讨厌这样,她眉头紧锁,不断加快着脚步。

终于来到了教堂,但是还没推开石门,菲琳的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随后,芊儿的也响了起来。

“主人,芊儿没事的……”

芊儿俏脸划过红晕,但依然面无表情。

与之相反,菲琳却是偏过头去,说出了尖锐强势的话语。

“有什么嘛!本公主早上没吃饭!”

“猪一样。”

冰阳随口吐出三个字来。

其实还真不怪冰阳这么说,谁叫他一共就见过菲琳两次,而且每次她的肚子都发出声音呢。

“你你你……你说谁是猪啊!你才是猪,专拱白菜的老**!”

菲琳气的贝齿直敲,她指着冰阳的鼻子破口大骂。

“哈哈哈,公主殿下和两位客人没吃早饭就来到教堂,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一个苍老但不沧桑的声音响起。几人望去,赫然便是教皇。

“既然几位都饿了,那么我这个教皇就请大家吃些东西吧。一会儿啊,会有教徒们在这做礼拜,你们正好可以参观一下。”

神父伸出手,示意三人跟着自己。

几人来到教堂的侧堂,收到了教皇招待的丰盛食物,菲琳毫不犹豫的就拿起一个塞进嘴里,但是冰阳和芊儿,则是一口未动。

“食物不合两位客人的口味吗?”

教皇轻声问道。

“不是的,只是因为主人不饿。”

芊儿微微前倾上身,代恭敬地替冰阳解释着。

“哈哈,那小姑娘你总饿了吧,吃点吧。”

教皇长笑一声,眼角的皱纹更加明显。

芊儿的美眸用别人难以察觉的视线询问冰阳,换来了他的点头同意。

她开始吃了起来,不过吃过的所有食物都是菲琳已经吃过的。

饱餐一顿之后,他们终于开始参观了教堂。

上百的人齐聚教堂,做着礼拜。不过这些并不是冰阳所在意的事情,他在意的是教堂的构造,出口以及可以藏身的位置。

一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当几人回到王宫时,却是人心惶惶。

究其原因,是因为冰凌看到哥哥惨不忍睹的房间,以为他遇到了危险。

“哥哥真是的,下次出门一定要告诉我啊!”

冰凌扑进哥哥的怀里,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她那早已萌芽的心,在两人身体彼此接触的那一刻,好似要冲破土壤。

我果然还是……

时间飞逝,转眼三天而过。

这期间冰阳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很安静,安静到让教皇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难道是我……猜错了吗?不过那至今未归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