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天才祖师与逐渐靠近的少女们》第二卷血族崩坏 三十阴谋

乌安的话让薇拉瞬间失神,她的眸光再无焦点。

“屠我全族……只是为了那可笑的有趣吗……”

“小姐,你似乎误会了什么。”

乌安扯过一把椅子,随意的坐下。

“我只是在帮别人而已,屠杀血族是那个人的意思。”

乌安不以为然的摊摊手,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他人的死活。

房间里陷入片刻安静,薇拉的眼神终于恢复了焦距。

“他是谁?是狼人族长吗?”

“呵呵……怎么可能,尤列斯那个傻大个,怎么会做出让我感到有趣的事情呢。”

乌安阴柔一笑,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屑。

“那么……”

薇拉还想继续追问,但是却被乌安打断了。

“小姐,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但是恕我不能相告。不过……告诉你一些那个人的计划应该没关系,反正你也无法离开这里。”

乌安的话语极为自信,他已经笃定了薇拉无法破开这个房间的禁制。

“你就这么相信我无法逃出去?”

薇拉赤眸露出一丝鄙夷,但更多的是不甘。

“当然,首先我对我的禁制有绝对的自信,其次……这里原来是一个教堂。”

乌安的话瞬间掐死了薇拉逃出去的想法。因为教堂,会使血族的实力大打折扣。

“你还真是卑鄙。”

薇拉紧咬贝齿,怒视着乌安。

“别这么说,我只是多加一层保险而已。”

乌安说完吗,随手拿起身边的水喝了一口。

“那么现在吗,我来告诉你那个人的计划吧。”

“第一,那个人的最终目的是想要控制这个国家。”

乌安伸出一跟手指。

“控制国家?谋权篡位吗?”

薇拉一惊。

“你先别打断我说的话。嗯……他为了这个目的,所以做了很多事情。”

“第二,他让我怂恿狼人攻击血族,从而引出血族的真祖,也就是你。”

“你知道我是真祖?”

乌安丢出的第二个炸弹,再次震惊到了薇拉。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第三,活捉住你,然后在某一天把你放上断头台。”

听到这,薇拉一阵苦笑。

“所以,我早晚还是要死吗?”

“并不是,因为那天我准备把你救出去。”

乌安毫不在意的说出了惊人的话语。

“唉?”

“因为在把你放上断头台的那一刻,你的作用就结束了,所以没必要让你真的死去。”

“你的性格,应该不会在乎我这一条卑微的生命吧?”

薇拉站起身,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

“我也是人,使你家破人亡我也会感到愧疚。”

“可能那样做,会让我感到舒服一点吧。”

乌安微微仰头,若有所思。随后他恢复了平常不以为然的随性样子。

“第四,他要用国王已经被你控制为由,赶他下位。”

“啊?他不知道暗夜眷属不能活动在日光下吗?”

薇拉不屑一笑,她的脑海里虚构除了一个铁憨憨的人,她认为这就是乌安口中的那个人。不过下一刻,这个人的雏形就灰飞烟灭了。

“他当然知道,所以我的第二个任务就是研制出涂在血族皮肤可以在日光下自由活动的药水。”

说着,乌安拿出了一瓶红色的液体。

“你……已经做出来了?”

薇拉惊讶,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那么她们所有人都不用生活在黑暗里了!

“只是半成品而已,效果只能持续三十分钟。不过这点时间,貌似也足够他在断头台旁边的演讲了吧?”

“你真的认为群众会凭他的一面之词而赶国王下台?”

薇拉又一次露出了鄙夷的神情,她真的怀疑乌安口中的那个人脑袋有坑。

“当然不能,所以我的第三个任务便是伪造出国王和你通信的证据。这样一来,即便是国王的子嗣,也没有理由继承王位了。”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直接篡位不是来得更快更简单?何必搞得这么复杂,还把我们血族牵扯进来!”

薇拉话语至此,再次生出了无边的愤怒。

“不行啊。因为那个人,有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的天职。所以直接篡位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他是无法做出来的。他能做的,只有在极少数人知道内情的情况下,理所当然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乌安再次喝了一口水,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让他感到嗓子发干。

“还有一些细节我就不告诉你了,毕竟讲话这种事也是很累的。你就安心待在这吧,我还有事,再见。”

乌安站起身,背对着薇拉挥了挥手。

“等一下!”

看到即将离开的乌安,薇拉立刻叫停了他。

“什么事?”

乌安侧脸,漆黑的眸子在黑暗中却显得格外明净。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希望,你不要再让狼人追杀血族了。”

“我无法阻止狼人的行动,但是我会你的同胞的藏身地点那里布下禁制,让狼人无法轻易找到。”

说完,乌安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谢谢……”

薇拉对着无边的漆黑,喃喃道。

她矗立良久,随后深吸一口气,粉拳紧握,指甲在她过度用力的情况下刺入了手心。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阴谋吗?这就是……让我族险些覆灭的荒唐理由吗?啊啊啊啊啊!!!”

薇拉双目猩红,周身的血气无法控制的狂涌而出。

但即便是这样不受她控制的强大冲击,也依然无法冲破这老教堂的禁制。

莎贝坐在叶冰阳身边,小脸很是凝重。她心里特别的烦乱,既像是在告诉她什么,又像是在预兆着什么。

“薇拉姐姐,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莎贝抬起头,水灵灵的红色眼睛凝视着冰阳。

冰阳本是不想回答的,但是看到她那样不安的神情,还是开了口。

“她不会死。”

简单的四个字,明显的是答非所问。他只知道这一点,至于何时能够归来,冰阳同样也不清楚。

黑夜,极为宁静。豪华的王宫内,没有虫鸣,没有鸟啼,就连深夜人们的脚步声,都极为的稀有。

菲琳躺在自己久违的大床上,抱着枕头不断地用白若瓷玉的小脚敲打着床铺。

叶冰阳,明天一定让你成为本公主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