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苑杂谈

胡适盛赞,张爱玲为其翻译 这部小说有什么魅力

《海上花列传》是我国清末一部描写妓院生活的小说。它以从农村来的赵朴斋、赵二宝兄妹到上海后为生活所迫,终于堕落的故事为内核和主线,以上海妓院为小说场景,以一群极具个性的青楼女性为主角,折射社会各界,塑造了一批遭遇不同、性格各异的三教九流的人物形象。

△岳麓书社“中国古典小说普及文库”《海上花列传》

作者韩邦庆的创作主旨意在“劝戒”,却在有意无意间,打破了传统贞操道德观念附加在女性身上的枷锁。与以往作品描述女性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情感期盼不同,小说表现出对传统妇德观念的极大反叛。

试以作者着墨甚多的沈小红、黄翠凤、李漱芳三人分析之。

沈小红“泼辣刁蛮”,行事不拘常格。

她与王莲生彼此相好达四五年之久,情深之时王莲生曾许她妾室身份。如果是其他妓女,可能当时就喜极而泣,欣然应允,但是生性自由的沈小红并不愿受婚姻的约束。

后来,王莲生贪恋美色,看上了另一个更为年轻的妓女张蕙贞,并与之举动亲密。此举惹得沈小红大为光火,她“拳翻”情敌张蕙贞,“口咬指掐”王莲生,泼辣之态,令人目瞪口呆。

在中国才子佳人式的文学中,女性往往是忠贞与痴情的化身。即便先前是妓女,得遇良人之后,也必定“从一而终”,闭门谢客,一心“从良”。

而沈小红犹如一个异类,她毫无守贞意识,完全遵从自己的欲望本能行事。在与“金主”关系存续期间,又与戏子小柳儿关系暧昧。

沈小红是一个很难被定义的女子,她的行事不能被单纯归结为自甘堕落,她的“淫欲”与“放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女性自主支配自我生命的体现。

不同于沈小红之任性放纵,黄翠凤聪慧近于狡诈,每行一步都要经过精密算计。

她因被老鸨责骂,曾吞鸦片自杀,老鸨请人为她诊治,她却拒绝吃药,一心求死,直到老鸨对她磕头认错,事情才算了结。其性情之刚烈,可见一斑。

在与罗子富交往的过程中,黄翠凤深谙两性相处之道,在与恩客玩“拟家”游戏时,并不曾赔进自己的真心。为了脱离老鸨的束缚,黄翠凤设计狠狠敲诈了罗子富五千元。

在一众女性中,黄翠凤的结局无疑最好,她为自己赎了身,遍身缟素离开了妓院。她的抗争正是处于泥潭中的女性对自我生命的重视。

李漱芳早早地因病离世,命运似乎并不太好,但是,她又比很多人都要幸运,因为她得到了其他妓女求之不得的一个男子的真心。

陶玉甫虽然不能给予李漱芳“名分”,但在心里已经把她当作了妻子。李漱芳卧床不起,他亲自陪伴,直至漱芳离世,他的伤心也是非常真挚的。

在生命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李漱芳把另一个小妓子浣芳托付给了陶玉甫。这个举动颇值得玩味,有论者指出李漱芳其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她把别的妓女托付给自己的恩客,即便离世,妓院的客人也不会因此而流失,如此,便可保证妓院正常运转。

《海上花列传》开创了方言小说的先河。书中情节叙述用白话文,而人物对话全用苏州方言,更能将各色人物描摹得活灵活现。

胡适称其为“吴语文学的第一部杰作”,并赞其“真可以说是给中国文学开一个新局面了”。

张爱玲更将其翻译成国语,命名为《海上花》,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此次出版的《海上花列传》以清光绪二十年(1894)石印初刊本为底本,参以亚东图书馆排印本加以校点、整理,书末附胡适、刘半农、汪原放三位先生在20世纪20年代为亚东版小说所作的文字,供读者参考。

本文为岳麓书社“中国古典小说普及文库”

《海上花列传》出版说明

教师教学用书: 新增:岳麓书社高中历史教材教师教学用书电子版资源免费开放

学生用书: 防疫抗疫,岳麓书社历史教材与你在一起

书 影

“中国古典小说普及文库”《海上花列传》

作 者:[清]韩邦庆

《海上花列传》被鲁迅先生列入“清之狭邪小说”,通过描写上海妓院的生活,展现出入妓院的诸多人物之众生相,折射出当时的官场、商界及与之相链接的各个社会层面。小说情节叙述用白话文,人物对话全用苏州方言,胡适称其为“吴语文学的第一部杰作”,并评价:“真可以说是给中国文学开一个新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