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苑杂谈

读完《浮生六记》才发现:夫妻的相处之道都藏在“闺房之乐”里

清朝时期,落魄文人沈复,斜倚病榻之余,写下一部四万多字的回忆录。

在这部回忆录里,没有车水马龙的热闹,也没有锦衣玉食的富饶;更多记载的是小桥流水的苏州城里,他与妻子陈芸在布衣蔬食的散漫岁月中采撷的诗意生活。

这本回忆录便是被誉为“晚清小红楼梦”的《浮生六记》。

写完此书的沈复,随后丢下书稿,一人去了山东,从此了无音讯。

60年后的道光末年,一位姓杨的书生途径苏州,在冷书摊上发现了这本回忆录,不禁惊叹世间竟有如此夫妻,随后交由自己妹婿出版,从此得以流传;

150年后的民国,大作家林语堂阅完此书,连连称赞:芸娘是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女人;

与此同时,不擅长情爱的文学家鲁迅,也不忍感叹:芸娘乃是中国第一美人。

后来,更多的人阅读着书中的故事,讲述着书中的爱情,感受着200多年前这对夫妻于贫贱生活的惺惺相惜。

几经流转,《浮生六记》现存下来的只剩四篇,分别是《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和《浪游记快》。而我最喜欢的便是《闺房记乐》和《闲情记趣》两卷。

在这两卷中,沈复详细记录了自己与妻子陈芸从相识到婚后的点点滴滴。清浅的笔墨下,是两人用23年的相知相伴,在柴米油盐中过出的春花秋月。

字数寥寥,却令无数读者为之动容。

都说,婚姻需要经营,而如何经营是一门学问。

其实我们费尽心思寻找的婚姻和生活的幸福答案,都被蕴含在这本薄薄的自传式回忆录中。

与其在婚姻中徒劳挣扎,倒不如静下心来读一读这本《浮生六记》。关于如何经营婚姻这件事,早在200多年前就有了答案。

持久的夫妻关系,需要互相欣赏

沈复和芸娘缘分的由来,简单的几乎纯粹。

13岁的沈复,随母亲回家探亲,第一次见到院子里的表姐芸娘。

但是偷偷一瞥,便已心意相投。

顾不得面子,着急对母亲说道:若为儿择妻,则非芸不娶。

索性,母亲也爱极了芸柔和的性子,便脱下金戒指赠与芸娘,婚事就此定下。

两个人的一生,也因这次无意的探亲而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对沈复来说,芸娘可谓自己的红颜知己。

沈复读诗,最喜欢杜甫,而妻子芸娘偏爱李白的意气风发。两个人经常坐下来谈论诗篇,在滔滔不绝的辩论中忘记了时间,聊到最后,相视一笑。

在沈复的描写中,芸娘生的不算漂亮,牙齿不整齐。但这又如何,依旧不妨碍他常年如一日的爱她,敬她。两个人不仅审美上棋逢对手,志趣也是合拍相投。

沈复最喜欢收集破画,经常因为得到某幅字画,开心的手舞足蹈;而此时的芸娘也会拿出自己收集的旧书让沈复翻阅点评。

两人之间的互相赏识,也让这份爱在当时的大环境里,显得弥足珍贵。

而值得一提的是,正是沈复发自内心对芸娘的尊重、引导和鼓励,才没让封建的伦理纲常剥夺掉她可爱活泼的一面,从而造就了内心更加丰富的芸娘。

沈复曾对妻子说:可惜你是个女人,如果你是男人,我们一起去寻访名山、游览胜迹!

陈芸回答道:今生不能的话,就盼着来世可以如愿。

沈复闻言,更是对妻子许下“来世卿当作男,我为女子相从”的浪漫誓言。

我想《浮生六记》感人之处,除了沈复和芸娘在平淡日子中的相知相守,更有沈复在复杂时代中给予芸娘逆流而上的照顾和疼爱。

他欣赏芸娘的才气和聪慧,不忍让她在相夫教子中失去灵魂的香气,便鼓励支持芸娘读诗作画,才有了才子佳人的不朽佳话。

纵观现代人的婚姻生活,有太多人从两情相悦到两心相厌,真的是婚姻变得脆弱不堪吗?

很多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刚刚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这个人什么都好,但是没过多久,却发现这个优秀的人好像突然变了,曾经的海誓山盟,也在瞬间走向塌陷。

其实,不是婚姻脆弱,而是人心变了。

变得太过着急,太过焦虑,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发现身边人的美好特质。

要知道,好的婚姻不是趾高气昂的打压对方,而是用欣赏的眼光始终温柔相待。两个人之间若从最初的爱慕,发展到互相欣赏的境界,感情才会牢固,婚姻才会长久。

所以,不要让挑剔成为你们婚姻的破坏者,幸福需要爱情,更需要我们赋予对方及时的认可和支持。

婚姻中的贴心温暖,莫过于我懂你

在芸娘刚嫁入沈家时,经常沉默,不爱说话。

沈复虽天性爽朗,不拘小节,但他却看得到妻子安静的背后,是过于拘泥礼节。

为了让芸娘释放天性,随心随欲的生活,他便想着法子逗她笑。

在这种快乐的互动中,芸娘不仅敞开了心扉,而且变得更加开朗起来。

若说“我爱你”的告白是感情中浪漫的圆舞曲,那么“我懂你”则是琐碎时光中的温情厚意。

对于芸娘来说,沈复的那份懂得,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温暖,和心心相印的共鸣。

有一年的元宵节,沈复逛完庙会回家,发现妻子独自轻叹。

细问缘由,芸娘在叹自己是个女儿身。

看着欲言又止的妻子,他转念明白了。

于是,沈复不管不顾,找来自己的衣服给芸娘穿上,带她溜出家门看花灯。

路上遇到熟人相问,便笑称为自己兄弟;芸娘也机灵地学着男子拱手还礼。

那日的苏州城,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张灯结彩的喜庆,熙熙攘攘的路人里,藏着男装打扮的女儿身。

多么浪漫的爱情,在那个女子出门被视为破败纲常的年代,沈复带着妻子出门看灯,是一种何等伟大的理解和成全。

沈复的满腔深情和温柔呵护成就了芸娘的可爱性情;作为回报,芸娘也真诚敬重和疼爱自己的丈夫。

知道丈夫厌恶官场的尔虞我诈,便从不逼迫沈复考取功名,即便日子清苦一些,两人若是长相厮守,怎比不上他人的荣华富贵;

她了解丈夫的喜好,知道沈复与朋友高谈论阔时爱说大话,但又不忍直言劝阻,便坐在旁边,每当丈夫言语偏颇便玩笑着去提醒。

情之所至,岁月流转。在这份散漫的时光中,他们给了彼此一生中最温暖的的陪伴。

有人说,拥有一个真正懂你的人,远比有一个爱你的人幸运,因为爱你的人不一定懂你,但懂你的人一定无比爱你。

深以为然,世间最美好的爱情和婚姻,一定基于深深的理解和共情之上的。而这份我懂你的深情中,往往体现了一个人对伴侣的用心和耐心。

因为懂得,所以能将心比心读懂你的失意和孤独,传递给你及时的心安和深沉的爱意;在你欢喜时给你温暖拥抱,在你疲惫时给你踏实依靠。

有了这样的陪伴,余生才能拥有细水长流的温暖。

生活再苦再忙,也别弄丢了仪式感

我是羡慕沈复和芸娘的感情的,不仅羡慕两人在温暖岁月中的琴瑟和鸣,更羡慕两人于一蔬一饭中的诗意栖居。

而芸娘的魅力,不仅在于饱读诗书的聪慧和待人接物的温和;更在于她超越物质的生活美学。

她会在清爽的夏夜里,用纱囊包裹住一撮茶叶,放在荷花含苞待放的花心里,次日早晨再取出来冲泡茶水,一晚上的等待,换来的是茶水的香韵绝妙;

她会在沈复和朋友们郊游赏花时,别出心裁雇了卖馄饨的伙计挑着担子前往,把酒菜都烫熟温热,温饱之余不失了赏花的雅兴。

她会在四月枝头梅子泛青时,采摘青梅酿酒。两人闲来无事,在月光银辉中对饮,喝的微醺才动筷吃饭。

一花一木,皆是人生。聪慧而温情的她将清寒的日子经营的充满了诗情画意。

盛夏来临,两个人没有条件去清凉名声之地避暑,便租了农户老夫妇的草屋住一个月。

白日躲在柳荫深处垂钓;日落时分便登山远观夕阳晚霞;夜幕降临就搬了竹榻在池塘边乘凉。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我想,真正热爱生活的人,不是在被生活厚待时感激涕零,而是在失意困顿时仍旧不怨不恨,活出生命的滋味和自己的审美趣味。

就如沈复和芸娘,即便生活拮据,布衣蔬食,也没有让他们的爱情消磨褪色,反而在这种简单茶饭的生活中自得其乐。

这种诗意的生活,让互相陪伴的日子都染上了一抹温情的色彩。

纵然多年以后,佳人已逝,可那些温暖回忆,如同四月的梅子酒,醉了相思者的心。

生活的美,美在简单,美在有心,美在有情。

古人尚且如此费心经营,我们又怎可吝啬了生活中的仪式感。

平凡的日常生活,离不开柴米油盐,但也需要一些诗情画意进行点缀。

而我们所提倡的仪式感,从来没有固定的模式,只不过是用心把日子过得有意义。

忙时可以简单拥抱,闲时可以插花点缀。

总之,在这个焦躁不安的时代,它体现的是我们对生活的尊重和热爱。

这是一份心境,因为仪式感的注入,可以让平淡的日子变得更加生动。

放在最后的话

我想《浮生六记》之所以备受推崇,是因为相比那些脍炙人口的爱情之作,这本书更多将情感着墨在市井生活的琐碎上。

两人在平淡的蔬饭羹汤中,用嬉戏欢愉的人生观收获了属于彼此的情意缱绻。

很多人对沈复的不作为有所争议,觉得身为男子没有让自己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可是不容辩驳的是,沈复对芸娘的爱,未曾有一点私心;而芸娘对沈复,亦是不遗余力;两人之间的感情,恐怕不是单纯的夫妻之爱,更是亦师亦友的成分。

在两人23年的相知相伴中,除了神仙眷侣般的诗意生活,更蕴含着古往今来的婚姻奥秘。

无论何时,都请记住:

持久的夫妻关系,需要互相欣赏;只有精神上的契合和共鸣,才能促进彼此的成长;

婚姻中的贴心温暖,莫过于我懂你;只有学会相知相惜,才不负姻缘一场;

生活再苦再忙,也别弄丢了仪式感;只有深深的热爱生活,才能寡淡平凡的日子中过出些许的诗意和精致。

看似复杂的美好爱情和生活,拆开了揉碎了,也不过是用心两字。

若得闲暇,也愿诸位翻阅此书,隔着岁月长河,感受沈复和芸娘于质朴生活中的温馨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