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苑杂谈

读《老哈》说老哈

“哈”在各地方言中有不一样的注释,哈不是坏,坏也不是哈,那是介于坏与好之间的一种幽默与智慧。

不是所有的结局都美丽,也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完美,老哈用“哈”给生活添了一道彩虹,给了那些以揭人之短为乐的人有力的抨击,真可谓是绵里藏针,四两拨千斤。

其实哈并不是坏的意思,与好相反那就有点坏的意思了。

老哈并不坏,只是不愿意让别人揭自己的短,在已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尊重别人,尊重残疾人,不当面揭人之短,不背后论人是非,是做人最起码的修养。

而偏偏有些人喜欢在别人的面前找优越感,以揭别人的短处取悦自己,以揭人之短为乐,以人之短比己之长。

有的人可能会压抑自己,默默忍受,不做分辨,以自己的缺点而自卑。

文中的老哈是智慧的,也是幽默的。在别人揭他短处的时候能以幽默与隐晦的话反击。他能觉察出某些人不怀好意的问话,也会给人收回成命的空间。

可是有些人偏偏以此为乐,非要问个根由,这就激起了老哈心里的不快,老哈的回话也很有意思,非常巧妙。比如第一次在回龙乡,计生办的纪大财问他的手为何颤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不因风水,不是遗传,其理由是老子的手会颤,儿子的手,为什么不颤呢?其隐喻是——我的手会颤,你的手为什么不会颤呢?作者给计生办主任起了一个“纪大财”的名字,我的理解是有财大气粗之意,其中包含着一定的讽刺意义。

方荣好与方老哈,哈亦是坏,坏亦是哈,而哈介于好与坏之间。有点小聪明与小恶作剧的意思,老哈的哈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哈。大有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我绝不轻饶的意思。

第二次是在回龙学校,脸上有疤的王副站长,又想以老哈之短取笑老哈。同样的问话不一样的回答,让王副站长一张疤子脸涨得通红而无地自容。这里的“哈”是一种以幽默与智慧的形式反唇相讥。因为老子的手颤,打泼开水,烫疤了儿子(你)的脸。看到这里,肯定会有忍不住哈哈大笑。

其实人生是一面镜子,你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照镜子,镜子中就会反映出一个与你相差无几的影子。

如果你带着真诚与善意的心态去照镜子,镜子中必定会反映出一个心态平和安静祥和的你。反之,镜子中便会出现一个狰狞可恶,戴着友好面具的伪君子。

第三次的问话者更是咄咄逼人,非要逼问老哈落下残疾的原因。想以此作为笑料取悦别人,羞辱老哈。

老哈依旧不恼不怒,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想着对策。当对方问过三遍以后,老哈站起身来,故作熟悉的样子去问候了对方的父母。当得知对方的父母早逝,老哈所表现出来的是假意的悲伤,“哦,原来早死了啊,难怪难怪”,难怪什么呢?父母早死没人教你做人的道理,所以你不懂得尊重别人,你的这些不懂得,都是因为没有父母教的缘故。

我在想,如果对方回答父母健在,老哈又会是怎样的回答呢?这里作者没有细说,留给了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让每个人去续写心中的故事。

老哈不“哈”,老哈不坏,他只是以他的方式去谱写他人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