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苑杂谈

《金银岛》:扬帆起航,驶向梦想的宝藏

《金银岛》是英国家喻户晓的文学家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经典代表作。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于1850年出生,于1894年因中风而逝世,热衷于阅读写作,一生中在世界各地旅居,足迹遍布欧洲、美洲和太平洋上的各个岛屿,这也是他创作这部寻宝小说的灵感来源。

这部作品的精彩程度可以从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丘吉尔和马尔克斯的评论中略知一二。英国首相丘吉尔讲他“依然清晰得记得自己当时如饥似渴读这本书时的兴奋和喜悦”,《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也道出了类似的感觉,“如饥似渴地读《金银岛》”,“生怕精彩戛然而止”。

《金银岛》封面

不错,《金银岛》小说中紧张的故事情节,让人如置身其中领略精彩震撼的画面。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在书中纯熟的铺垫和悬念的笔法,让故事一层层地展开,让读者随着主人公吉姆・霍金斯的感受时而紧张得似乎要窒息,时而又兴奋不已。

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将整部小说用讲故事的方式呈现出来,他深谙人们的心理,开篇便用逼真的口吻引诱着读者迫不及待地读下去——“乡绅雀劳尼、李伏西大夫和其他几位先生让我把关于金银岛的事从头到尾好好写下来,只是别提岛的位置,因为那里还有尚未挖掘的宝藏。”如此开篇开启了异彩纷呈的故事。故事是由一位小客栈老板的青年儿子吉姆・霍金斯来讲述的,也就是小说中的“我”,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眼见耳闻的场面由“我”原原本本地诉说出来。当“我”因着疯狂的念头离开大船撑着小船独身来到岸上后,其他人发生的故事由李伏西大夫来讲述。无论是这样直接由李伏西大夫讲述故事,还是其他部分“我”不在场时,李伏西大夫跟“我”讲的故事环节,都是为了渲染故事的逼真性。

《金银岛》有17多万字数构成,但它让人联想的空间却是远远不止于这些字数,它给了人们宽广的想象空间。光是小说中出现的由数名海盗驾驶的“伊斯帕尼奥拉”号,便能让读者们对海盗们的行事风格和历险经历联想无穷。海盗船长老弗林特的凶狠残暴和强取豪夺经历都能让读者浮想联翩,从故事开始便出场的刀疤老水手比尔,足以让人闻风丧胆,而他仅仅是老弗林特船长的一名水手。而在故事中,我们要去寻找的宝藏是老弗林特船长带领人们掠夺过来的部分宝藏。

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在小说中注重善与恶的对比,他向人们展现了正直善良、英勇无畏的力量。在故事中,他惯用衬托和渲染的笔法,但灵活和纯熟让读者总是意料不到。如,他用暴躁的刀疤老水手比尔惧怕独腿水手约翰・西尔弗,来衬托约翰・西尔弗的厉害。而当真正的约翰・西尔弗登场时,他又不同于“我”和读者们的想象,约翰・西尔弗的厉害并不是残暴,而是见机行事,似泥鳅般滑行在善恶两伙人之间,他在危机时刻,却能机智地运用谈判的方式转败为胜,让四肢健全的人对他俯首称臣。而作为正义善良的一方,李伏西大夫有着他高超的医术和观察能力确保了他们的饮食健康和生命安全,除了这些医生的专业能力,他还有着很强的威慑力,这从故事开始能让天天发酒疯的刀疤水手安静好些天便能感知一二。斯莫利特船长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调遣能力,他能在登船后的第一时间便能觉察出问题,并直言不讳。而鹊劳尼乡绅虽然刚开始是个大嘴巴,但能在关键时刻吸取教训,勇敢地承认错误并与斯莫利特船长并肩作战。“我”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年轻人疯狂的想法和好奇心的驱动,让善良的人们一次次躲过危机,除了这些,“我”还有着一颗诚实勇敢的心。

这些赋予了故事存活下去的能量,让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从中摄取勇敢、善良、诚信、冒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