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苑杂谈

《金瓶梅》打虎论,整部都在围绕打大虫

西游记里面唐僧骑的是大白马,唐僧长得帅!六根清净,不近女色!此乃金蝉子转世之故。同样是女妖,有想吃唐僧肉长生不老的,只看肉,不看什么小白脸。弄酷脸没有用的。人到了连肉都成剩余价值的时间是可怜可悲呀,和卡夫卡的变形计异曲同工之妙!

所以鲁迅先生狂人日记说翻开历史字里行间都是吃人!当然也有不羡神仙,只羡鸳鸯的女妖精!好像白蛇传的白娘子,兔子精一样。唐僧好像武松一样不近女色,单单只是因为武松是英雄?说油盐不进的不大恰当,毕竟人有自己选择的自由。

不过唐僧遇到爱慕她的女妖精,不是恶语伤人,而是婆婆妈妈的讲道理,听得懂阿弥陀佛,听不懂也打打马虎眼——善哉!善哉!地狱不空终不成佛!万物平等,佛只看心地不看面皮。丑恶和炫酷是次要的。武松是行者!好像金刚,又好像怒目的罗汉。金身罩体不可侵犯。其实雕额大虫是潘金莲和众女人的化身,整部金瓶梅都在围绕打大虫。

大虫就好像潘金莲,至于虫是好是坏?善与恶取决于人的价值取向!在潘金莲心里武松是英雄般的偶像。当然潘金莲对武松的感觉和现在的追星又不完全一样!武松用打虎的本事打发潘金莲!都说女人是老虎,当然也是柔情的猫王!无论是纸老虎还是母老虎,或者是大虫,一捅便破了!一但一破半边天的良心柱石也坍塌了。

惹猪八戒也不要惹女人哭泣呀,女人是含笑的牡丹,是哭泣的百合,女人也可能是耀眼妩媚的罂粟花。武松是井里打水的主,用打虎的拳头对女人,比起西门庆骑大白马,善解人意,怜香惜玉,高富帅,舍得为女人花银子,懂风月。武松就差远了。难怪家财万贯的花子虚等人不堪一击!不自我检讨怪女人!

潘金莲是非常苦命的人,被人卖来卖去,还白受老头子的反复强暴,然后嫁矮子武大郎,千般苦难都没有哭的样子,慢慢她感觉要活得像个人必须自己争取,不能够随波逐流。以前她是鱼肉,如今她要要当操刀人。结果武松用无形的拳头打在了潘金莲这条虫的心坎上。打人不打脸,揭人不说短的脍炙人口,但就是这句千古处事之道,是潘金莲发明的,潘金莲对这话的知识产权有无可争辩的拥有权。

武松是可以良言三冬暖的。但武松罗汉的脾气,恶语伤人寒入骨……这不痛不痒,无形无色的拳头把潘金莲当头一歇。这次潘金莲终于忍不住哭了!

武大郎被西门庆窝心脚,至少武松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脚好像踢足球一样!卖鸭梨的小娃不知轻重,当面说武大郎是大王八,武大郎一个大男人如何受得主!他武大郎自不量力要捉奸在床。其实捉奸在床他又能够怎么样!狼窝里面如何混得进野狗。

武大郎抄起家伙就冲进去!还别说胆大的吓死胆小的,武大郎一吆喝,吓得西门庆直尿裤子,赶紧钻下床去!哈哈,人小扁担长,老子怕个鸟!打虎英雄见了老子还得叫声哥!潘金莲怂恿西门庆,你个没有夹枪的家伙,平常时间见你在老娘面前舞枪弄棒的,现在认怂了。西门庆被潘金莲一提醒!恍然大悟!老子可是西门大官人,会几手的。玉树临风我怕谁!不怕母猪上树,就怕女人抓不住。推不翻葫芦,喝不到桂花酒!有枣无枣先打三杆杆再说!

后来武松回来了,带着仇恨,带着钢刀。现在的潘金莲又成了被拍卖的奴婢!又回到了原地!用一百多银子武松买了潘金莲,还说要娶潘金莲做老婆,潘金莲面对一个崇拜而又恨得咬牙的打虎英雄!欢喜得了不得。打扮得花枝招展,新娘子红盖头!我的缘分还是他!穿着嫁衣的美少妇,没有来得及和武松拜天地。历史小说恐怕只有潘金莲穿着嫁衣进棺材的。表面的大喜转眼即逝。

武松可没有武大郎揭潘金莲红盖头时的天上掉馅饼那样欢喜.一刀捅了进去,扯出了潘金莲的心来。潘金莲的心也和平常人心一样。旁边武松的侄女,吓得面如土灰,武松是带侄女来做见证的。父仇不共戴天!长兄如父。见证他轰轰烈烈的报仇计划。可惜侄女吓瘫在地上,心灵伤害可想而知。

前些时间也发生过爹在女儿身边杀了妻子的事情。孩子吓得,不要杀我妈!场景是一样的,潘金莲是孩子的后妈,前妈,后妈不一样是妈!就这样,武松连侄女也不管不顾逃上了凉山。这里的武松还是打虎英雄?其实金瓶梅一本书都在讲打虎!人性的老虎贯穿全书!

其实武大郎也不用死,潘金莲也可以改嫁,武松也可以善言潘金莲。那样的话就没有老虎可以打了。大虫也不是坏蛋了,养动物园多好,女人是天生的尤物也是可爱的,上帝让女人哭,男人责无旁贷让她笑。

善良多才多艺的银莲就是潘金莲,潘金莲好像银莲,那种纯真和善良在被强暴以前就是活着的,潘金莲活着银莲死了,她向自己脖子加压,一步一步掐死了自己与生俱来的人性,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人之初性本善呀,有的成了孔子,有的成了强盗!有的尊师重道,有的欺师灭祖。

直到宋慧莲上吊!潘者淘米水也,三寸金莲掉淘米水里,无论是金莲还是银莲都模糊不清了。其实很有意思银莲迎莲也,受人欢迎的莲,出淤泥而不染,中通外直,不枝不漫!宋慧莲,中国表扬女人的词语贤惠,无出左右了。女人得贤惠表扬比贞节牌坊还喜上眉梢呢!送走慧莲。慧没有了值得人迎接的莲也没有。看是潘金莲自己掐死了自己。不如说是社会让一个慧莲荡然无存。

红楼梦里面写晴雯撕贾宝玉的扇子,金瓶梅也写潘金莲撕西门庆的扇子。红楼梦写薛宝钗抓蝴蝶,金瓶梅也写了抓蝴蝶的场面!一句话不读金瓶梅你以为红楼梦如何独出心裁,你要看了金瓶梅你才知道,金瓶梅简直就是红楼梦的妈!金瓶梅的艺术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可想而知那个叫笑笑生的人,经历过多少世态炎凉,看过多少社会这部现场直播。才写出这部现实主义文学!入木三分!没有阿谀奉承,而我们离这样的文学渐远了。

文学不只是歌颂,更是当头一棒以后恍然大悟。贴金对文学没有实际意义,锦上添花有什么作用?我们需要雪中送炭,需要直视社会。关注一个实实在在的社会。有的地方我们还在扶贫!还在实事求是。阿谀奉承多了,屁话多了,对于事无补!一句话,红楼梦写了一个历史家族的衰败的必然性,金瓶梅写的是人性的觉悟,如果说西方是大张旗鼓的性开放,弗洛伊德一样研究性。东方谈性难开口就含蓄得不是点把但了。

孔子都说饮食男女,大欲存焉!毋庸置疑金瓶梅写出了女性追求性自由,性解放自做出了胆大的笔触。社会的发展关乎着人性怎么样!社会的价值审美关乎着人的人生观,世界观的认识,古代中国男人三妻四妾,逛窑子就是天经地义。女人就应该守牌坊争取贞节牌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金瓶梅一语道破!社会才是一个真正的大染缸。正本清源,才能够清澈见底,源远流长。人性是一面食肉的狼子,一面是食素食的兔子。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性本恶。人无学无以立。金瓶梅其实写了那么多人,无外乎在写人的七情六欲罢了!其实人呀!很可爱,也很可恶!

刀盾世上磨,人笨世上学,世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世呢,值得深思!人都想安居乐业,没有喜欢飞檐走壁的。完美人性,必须正风气。

真正的文学是理解人性的!金瓶梅用打老虎的笔触理解人性。毕竟文学不是审判的法庭。文学就是一种人学,他能够带你周游世界,但不能够为你淫威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