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苑杂谈

巴金激流三部曲《春》《秋》:冷血懦弱的怪物父亲周伯涛

这段时间有一篇新闻,一个母亲为了训练所谓的哭声免疫法,不管自己3个月的孩子痛哭,不顾自己3个月的孩子不会翻身,把他独自丢在房间里,最后被闷死的新闻。看到这种新闻心里一直很沉痛,做人父母,怎么能对自己的孩子那么狠心。为人父母,难道可以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的吗?这事使我联想到在一本小说里面的父亲,也是冷血残酷,不顾子女的死活,只遵循自己的古板的看法,遵循自己认为对的礼教。枉顾人命,妄为人父人子。

周伯涛忽然叹了一口气答道:“现在的世道也不行了。真是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像冯乐老这样的热心卫道的人,要是多有几个也可以挽救颓风..........”

“不过他也闹小旦,讨姨太太——”枚觉得有一种什么多眼的怪物不断地逼近他,威胁他,便忍不住插嘴道,但是话只说出半句,就被他的父亲喝住了。

“胡说!哪个要你多嘴!你这个畜生!”伯涛恼羞成怒地骂起来。“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你不知道,还敢排谤长者!给我滚出去!”

—— 节选巴金《秋》

这个就是巴金激流三部曲《春》,《秋》里,惠表姐的父亲周伯涛,对一个闹小旦,养姨太太的封建卫道士崇拜不已,对自己的儿女动不动就责骂,漠不关心。像个思维奇怪的怪物一样。自身又没有自理能力,整天就是礼教礼教,枉顾自己儿女的性命,即使是自己的亲骨肉,都很漠然。自己的亲人,自己的骨肉,都没有礼教重要,自私懦弱,遇到事情顽固不知变通。

1.看不惯任何新事物,新东西,新思想。推崇一切旧礼教,是任何坏的不好的礼教的推崇者

他选女婿不是看人品,看是否推崇他认可的旧制度。传统文化的好的都不学,专门学传统文化里面坏的东西。自己的女儿在婆家生病,中医医不好,婆家反对看西医,他也不赞成去看西医,让婆家把自己的女儿折磨死了也不管。女儿死了,棺材被夫家停在庙里不下葬,也不管。就因为女婿家庭是属于旧制度旧传统的推崇者,还觉得女婿好,还帮女婿说话。最后觉新觉民看不过去,逼着他女婿去签字画押才下葬。

2. 不知道教育子女,重来都不关爱孩子

虽然整天遵循古制,旧礼教。但是实际上连自己的孩子都不会教育,枉顾子女自己的想法。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子女。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一个不健康不快乐的男孩子,对着他只有恐惧,重来没有给任何关爱给孩子。儿子生病了也不请医生给看病,按照自己的以为休息几天就好来处理。以致儿子拖到后面病入膏肓,请中医来看也无力回天。

这种人自私到只在乎自己,对别人即使是自己的孩子都不关心,从来都不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过,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3.遇到任何事情实际都不会处理

什么事都叫觉新(他的侄子)过来帮他处理,儿女的婚嫁,儿女的丧事,都是觉新来帮忙。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连自己的儿子生病快死了,都不会叫医生,还要等老母亲和妻子从亲戚家回来才喊医生。整天之乎者也,以为自己读圣贤书,其实就是个废物。不能自力更生,不能做事情养活家人,就靠吃祖业度日。感情漠然,看他对自己孩子的态度就知道了,两个儿女都被他害死了,又不懂人情世故,书都不会读,读成一个废物。

这样的怪物父亲是怎么产生的 ?

一方面是巴金创作这个人物来对旧制度,吃人的礼教一种抨击。给我们看看这个吃人的礼教,这个万恶的旧社会制度制造出这样一个怪物父亲。万恶的旧制度造就了怪物父亲那一家人。他的妻子,他的老母亲明知道女儿惠的丈夫不好。也不去反抗,反对惠的婚姻,眼睁睁的看着惠跳入火炕,看着她的惨死。看着惠死后还要被夫家羞辱,不能入土为安。惠明知道自己的婚姻会不好,命运可能也很惨,也毅然往火坑跳。明知道自己是死的结局,也不反抗,让别人主宰自己的命运,决定自己的生死。也许这就是那个制度的万恶之处。不让人有反抗的能力,紧固人的思想。

另一方面,真有一些那种自私固执的人,不通人情,不听劝告。不愿意接受新东西,害怕改变,不敢面对改变会带来的变化。我想应该是有些人太自卑了,又怕别人嘲笑他,又自私自利。自卑又死要面子,他们胆小,懦弱,不敢正视现实,不敢面对挑战和困难。

面对这种固执刻板的,不知变通的人,要如何做?

《都很好》里面的苏大强就有点这种人的味道,自私小气,懦弱无能。以前妻子在的时候压制住他。让他没有太多话语权,没有太多作为。在妻子死后,就开始各种作,坚持己见,固执,一意孤行。把几个子女都闹都不行,各种都不听劝,各种作妖,闹得所有的子女都没有办法。对这种人,就应该有他妻子那样强势的人来压制他,不让他作,不然大家都别想好过了。

而小说里惠和玫的家人(他们的母亲和奶奶),还让那样的怪物父亲当家,所以最终造成了他们两个人的惨死。面对那种人,就不能让他当家做主,就要狠狠的反击他,对抗他。

浑身刻板死沉、满面阴惨抑郁的人,不论其生相如何,衣饰如何,都是天上人间最坏的人。

结语: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也会面对那种顽固刻板的人,如果不能改变他。那么固执肯定很难改变的。只有远离他们,或者是狠狠的打击和反抗,让他不能干涉你的生活。不然只有接受他们的摧残,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行为上的。